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短信时代的偷情](我老婆偷情)作者:了了了(假)
[短信时代的偷情](我老婆偷情)作者:了了了(假)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短信时代的偷情
 

 排版:tim118
 字数:63610字
下载次数: 207



 


  *********************************   献给齐月儿(化名),我不得不放弃的一生最爱!
   ********************************* 
               (一)
 
  我和齐月儿相识的时候,她正被一场无比荒唐的恋爱拖得痛不欲生、死去活 来,也许正是我的突然介入,才使得她重新振作起来。
 
  她爱上了一个旅澳留学生,两人走之前还只是一面之缘,然后一通信就是两 年,恋爱关系也是在通信中确立的。简直是荒唐可笑!
 
  说实在的,我真应该感谢那个叫谢东华的家伙,如果不是他把月儿的心给勾 走了,象月儿这么清秀高挑的女孩子,在大学里追她的人,包括新入学的学生到 满腹才华的副教授,不算暗恋的人,应该在二三十个以上呢,无论如何也排不上 我这样的在一家小型私企任所谓副总经理、手下才三个兵的郁郁不得志的已婚男 人。
 
  同时还应该感谢他的有我妻子单位的处长孙老二,如果不是我为了离婚、一 时头脑发热,想出一个绝对弱智的歪点子,他也上不了对我依然深情眷爱的妻子 黄凤。
 
  先从我妻子黄凤说起,她大我一岁,但长得小巧玲珑,说起话来细声细气, 走起路来一摇三摆,一点也不象三十二岁的女人。孙老二和她同床的时候,经常 夸她的岁数倒过来讲才合适,弄得黄凤芳心大乐、陶醉不已,死心踏地地让他玩 弄个够,回来后我问她经过,她还羞答答地摇头不语。
 
  我们俩是在工作中接触认识的,我起先只是对她工作的特殊性质非常好奇, 一直希望她在我面前露两手。
 
  在我较熟的漂亮女孩中,我直觉好象只有黄凤是个处女,从接吻到肉体的触 摸,她都没有一点经验。结婚的那天,果然应证了我的判断。
 
  我们几乎没有多少浪漫的夫妻生活,很快就有了小宝宝。黄凤象绝大多数中 国妇女一样,马上「移情别恋」,把我冷落到一边,全心全意地承担起养育小孩 的所有工作和杂务。
 
  我们一家三口过着一种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没有什么朋友,除了工作,就 是家务,回家后也从来不谈单位和同事的琐事。黄凤挤时间考了个研究生,而我 呢,也抽时间又学了一门外语。从大面上讲,我们这个家庭应该是社会生活中最 健康和不会变异的细胞了。
 
  内心里,我几乎从没停止过对女性的欲望骚动。
 
  黄凤在和孙老二发生了关系之后,在我的逼问之下,也羞答答地向我坦白承 认,她其实也喜欢成熟、潇洒、强壮的男性,内心深处,也从未停止过对男色的 渴求,只不过,她的家庭教养、文化层次和社会角色,绝对地限制了她对这种欲 望的纵容,如果不是我居心险恶的不断怂恿和孙老二这个假风流、真流氓的小官 僚的狂热骚扰,她根本不会走上这一步的。
 
  孙老二是那种女人一看就喜欢、男人一看就自卑的所谓成功男士,不过作风 太差,所以他老婆坚决地和他离了婚。当黄凤告诉我,在她心里面,女儿和我是 排在第一和第二的位置,并红着脸问,是否可以把他排到第三的位置时,我内心 里醋意大发,意识到把黄凤柔美贞洁的肉体交给孙老二糟蹋是我人生最大的一次 错误。
 
  我的运气虽然好,能够将两个美丽的处女征服于胯下,但是也遇到了一个从 外表到内在都很强悍的对手,姿态优雅地染指了我的女人,让我实在是有苦说不 出。
 
  齐月儿是我的校友,在招她的时候,说实话,并不觉得她是那种惊艳型的。 
  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好单纯、好可爱。因为是我招她进的公司,再加上校友这 层关系,又是她的顶头上司,好多次她犯错都是我罩着,她对我是非常感激的。 
  月儿只是单纯,但并不傻,知道如何利用自身的优势和这种资源,我这人多 少有些魅力和经历,天天在一起相处,时不时地请她吃饭,每天开车送她下班, 她说对我没有感情,那肯定是假话。我则越看她越顺眼,对她的爱意与日俱增。 
  在我还只能叫月儿的大名齐月儿的时候,偶然的机会下我知道了她和谢东华 愚蠢的网恋。在两个多月的穷追猛打之后,当我已经能半搂着月儿在公园散步的 时候,我开始非常介意起这件事来。
 
  这一天,当我无意走到月儿身边的时候,月儿慌不迭地把一个网页最小化, 令我顿生疑窦。
 
  「你还在给他写信?!你们走之前统共说过不到十句话,他又一走两年多, 你知道他是否变了心?」
 
  齐月儿狠狠地白了我一眼,推开了我搭在她肩上的手。
 
  「上次你给我看的他那张照片,我觉得看上去怪怪的,他会不会是到韩国整 过容的啊?」
 
  「才不是呢。他确实长得就那么英俊,而且我还特别喜欢他的人品、才华和 学识。」
 
  「都两年了,他向你正式表白过了吗?」我凑在齐月儿的耳边,轻声问她。 
  齐月儿脸红了,向后闪了闪,「表白过了,他说过他爱我。」
 
  「那他为什么一再推迟回国,不回来和你见个面?既然你们那么相爱。」 
  「他还得做他的研究……关你什么事?张先生,我很感谢你对我的照顾,但 请你,」齐月儿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请你放尊重一点,」她回脸瞟了我一 眼,眼睫马上又垂了下去,「我真的不能接受,你对我这么好。」
 
  「月儿,我,我觉得我们挺谈得来的。月儿,我想,我可能真的是无法自拔 了。」我一手搂住了月儿的脖子。
 
  「不,张先生,真的是不行。请你,请你离我远一点。」她身子无法再往后 仰,一急之下,站了起来。
 
  我在月儿幽幽的处女体香中,彻底地迷失了。
 
  「月儿,我知道,你和他已经快完了。他只是个影子,几乎从来没有在你的 现实生活中现过身,又不能对你做出任何的承诺。你对他的迷恋,根本就是一场 梦。我才是你最好的朋友,我们既谈得来,又能玩到一起,我还能帮你,接纳我 的感情吧,好不好?」我迫不及待地伸手环住了月儿丰软的小细腰。
 
  「我和他完了,你和你老婆呢?你是个已婚的男人,而且有了小孩,我再和 你好,又能怎样呢?张同,也许我们一开始就是错误,我不该在那次生病的时候 找你,也不该在那次和房东吵架的时候让你出面假装是我男友,可是我们都说好 的啊,这是不能当真的。别,你别这样。」
 
  月儿在与我身体无缝地相贴之下,再也无力反抗,最终只能红着脸,听任我 的拥抱。我抽出右手,挪到我和她的身体中间,插到从她轻薄的夏衣里,摸到她 光滑的小腹上,开始染指她的玉体。
 
  「你怎么能这样!?张同,这样绝对不行。最多只能拥抱!」月儿大惊,双 手一下子推到我的肩上,开始拼命地反抗。
 
  「好好,就是拥抱,就是拥抱。」然后我歪着脸,笑眯眯地看着怀中情窦初 开的少女,「月儿,我才是你的初恋。」
 
  「就不是,你只是老二。东华才是我的初恋。他的文章比你写得好,人品也 比你正,从不和我乱说什么,你只是条……咸湿老色狼!」
 
  「爱我吗?」
 
  月儿在和我面与面相距不到五公分的距离中,终于正眼看了我一小会,马上 红着脸摇头,「你是已婚男人!我不能喜欢你。」
 
  我咬咬牙,开始不负责任地讲话:「如果我离了呢?」
 
  月儿的目光有些悲伤,「你不喜欢你老婆黄凤了吗?她人又美又善良,多好 啊。你们男人,总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都是混……你不要再骗我了!」 
  「不,我没骗人,真的。……不是我不喜欢她了,是……她有人了!」请大 家记住,从这句谎话开始,秩序和道德便开始让位于混乱和沉沦。
 
  月儿一愣,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儿,身子开始僵硬,「张先生,你在撒谎。」 
  她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黄凤姐绝不是那种人。你不要再纠缠我了,好 不好!」她绝望地向我喊了起来,在挣脱我的时候,还不轻不重地抽了我一个耳 光,掩面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
 
  我回到宽敞的副总经理办公间,又羞又恼,狂怒之下,把笔记本摔到地上。 
  黄凤!我心里念着自己妻子的名字,你为什么不能消失掉!你为什么还那么 爱我!
 
  眼前这个垂手可得的小玉人儿,我怎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跑到别人的怀里!我 付出了那么多,为她争取了那么多,想收手已经不可能了!
 
  我拿出半天的时间,将我妻子和单位同事在外地合影的照片进行了修改,把 四个人的合影改成了黄凤和她倜傥英俊的处长的亲密单独合影,将黄凤一侧的女 同事搭在黄凤肩上的手,改成了孙处长、孙老二的手,中间还请教过一个电脑高 手,修改得几乎天衣无缝。
 
  月儿看了照片之后,两眼睁得象个杏核,嘴巴张得老大!过了好一会儿,她 突然问我:「你是什么时候查觉到这件事的?」
 
  「三个月前吧。」
 
  「可她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我真不能想像,象凤姐那样的女人,会…」 
  她突然转脸问我,神态很紧张,「会不会和我有关系?」
 
  我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继续撒谎,「……和你有点关系吧,我天天回家那 么晚,手机短信看完就删,她猜到我在外面有人了。」
 
  「我可以和她解释啊!我说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
 
  「晚了!」我很痛苦地摇摇头,同时开始觉得自已真的有些异化了。
 
  「你打我的主意,应该有半年了吧?真的那么喜欢我?比她呢?」月儿含羞 地问我道。
 
  「我和她结婚都六年了,其实现在选择散伙,于她于我,都可以说是一种解 脱。」我开始觉得自己无耻了,这样的谎话,张嘴就能来,我真是够可以的啊! 
  「可是大妞怎么办?你们两个人啊,真是的,按说我年纪那么小,不该说你 们,可是你们这样,孩子……」月儿一面说着,一面顺从了我的搂抱。
 
  然后她紧紧抱着我的头,无比温柔地看着我,轻声问道:「黄凤这样做,你 很痛苦吧?」
 
  我假装苦笑着摇摇头,「说不好,痛苦是有的,可是我也和你好上了,算扯 平了吧。」
 
  月儿娇喃了一声:「谁和你好上了!?张同,我可是和你说真的,其实,我 心里面,真的好喜欢他啊!我和他通信都两年了,电话费都花了上万了,我觉得 在精神上,我和他之间的距离,还是比你,要紧密一些。」
 
  月儿尽量把声音放温柔,但是我心里还是极不受用,「张同,对不起,之前 我和你说过N次的。不能算我对不起你吧。不过,说心里话,看了黄凤和那男的 照片后,我心里真的长出了一口气,之前,虽然说我们连亲吻都没有过,可是, 我还是觉得有点怪对不起凤姐、不,黄凤的。」
 
  「那现在可以了吗?」
 
  当我凑近月儿的脸的时候,月儿合上眼睛,在一声极轻的叹息之后,喉间低 低地说了一句:「这是我的初吻,你先得到了。」
 
  我吻的时候,她死活不张嘴,说舌吻「脏」,一直就这么和我顶着。
 
  我气恼之极,狠狠地对月儿说:「到时候我还要得到你的初夜,看他还能不 能抢先。」
 
  「当然,你这样的小流氓,他怎么能打过你呢!」月儿满脸娇红地靠在我胸 前,「不过,我先和你声明好,你老婆不要你,并不意味着我就必须要接收你, 你和谢东华,现在在我心里呢,相比较而言,……」月儿一把推开我,一面在办 公桌前躲闪游走,一面笑着说:「只能说,两个我都喜欢。你比他对我好,可他 比你好看。」
 
  我先她一步把办公间的门关上,月儿惊叫一声,缩到墙角。
 
  半响,我才把上衣半敞、双眼迷离、几乎瘫在我怀里的月儿松开,月儿只是 呢喃着:「不要辜负我,我这么爱他,都被你抢走了,请你不要辜负我……」 
  我虽然从不相信有报应这一说,可是在我身上,在这件事情上,它确实应验 了。
 
  在我和月儿相互爱上没一星期,我带上我和月儿的照片,在一个咖啡馆约见 了我妻子黄凤的领导孙处长。
 
  这个家伙确实应该感觉紧张的。两年前,他刚离完了婚,就想把魔爪伸向黄 凤。黄凤回来问我,说孙处长对她耍流氓,时不时地对她动手动脚,她问我该怎 么办?我说凉办。黄凤工作的单位性质特殊,是那种强力部门。孙处长在黑白两 道路子都极野的。
 
  前不久,他又带上黄凤和几个女同事去外地开会,晚上假装喝醉酒走错了房 间,当时黄凤刚洗完澡出来,只穿一件半透明的睡衣,他便要大施魔爪,亏得黄 凤的同事来找她,要不然不知如何收场了。这件事弄得黄凤回家哭了好几场,几 乎想辞职。只是那时我对她非常冷淡,只是要她见机行事,离他远点,心里对这 件事没什么感觉。
 
  但是当我亲眼见到这个人高马大、英俊风流的孙老二,不知怎么的,还是有 些恼火和酸溜溜的。我也觉得奇怪,按说黄凤的肉体对我几乎不再有什么特别的 吸引力了啊。
 
  简单寒暄之后,我便冷笑着说:「一直想着你长久以来对黄凤的关照,今天 难得大领导你能应约,感谢之话不多说、你我心领神会了。」
 
  孙老二有些尴尬,只好继续装孙子,「啊,啊,这个,我是觉得黄凤这个女 同志确实很有能力,当然,我呢,有时候对她要求严了点,可能会让她反感的, 呵,呵,希望你和她解释一下,以后,我会注意方式方法的,真的。」
 
  我心思一点也不在他的话上,只是继续打量着这个家伙,看着他蠕动的嘴, 便想,这张嘴,某一天会含着黄凤的小舌头细品慢尝的吗?看着他宽厚的肩,又 想,黄凤会被这个壮实的男人,压在身子底下,娇喘不息的吗?黄凤修长曼妙的 雪白大腿,会松松地搭在这双肩膀上,任由他的老鸡巴顶进自己的花蕊里吗? 
  想着想着,突然非常地舍不得。真的很舍不得。一种极复杂的感觉,一下子 控制住了我,在底下,鸡巴突然不合时宜地硬了起来。
 
  孙处长讲了一会儿,看我脸色古怪,他也把脸拉了下来,不再做声,两人死 盯了一会儿。
 
  「张同,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点点头,还是不做声。
 
  他有些沉不住气,「张同,要不,我单位还有点事,你以后可以通过小凤和 我说。」
 
  我脑子腾地一热,他竟然叫我妻子小凤?我都是直呼其名的,他有什么权利 呢?听起来这么别扭,可是,我心里怪怪地,突然间有种极度不真实的感觉。 
  黄凤,是我的妻子。小凤呢?听起来好陌生,叫起来好亲密,黄凤一定是曾 经接受过这个称呼。她可以以两个身份同时存在于我和另一个男人的世界!我竟 然得出这样一个无聊的结论:黄凤的某一部分生活确实是属于和他共有的。我没 再继续就这个荒唐的路子想下去,只是示意他坐下,然后从包里抽出小月在我怀 里的一张合影。
 
  孙老二还是没明白,我看他真有点傻了。
 
  「这是我的小情人。」我倾过身子俯耳告诉他。
 
  孙老二把脸一下拉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喜欢黄凤吗?如果我不要她,你会要她吗?娶她?」
 
  心思脱口而出后,我的心通通地狂跳起来。真的决定让黄凤和他这样的人同 眠共枕?!!
 
  孙老二冷笑两声,「如果你是想来套我的,我可以告诉你,没用。」
 
  「你喜欢她吗?」我依然声音很冷地问道。
 
  孙老二看着我,他也有些紧张,扭脸看看左右,突然叫服务员过来,要了杯 水。
 
  「对。挺喜欢的。」他喝了口水,决定不再遮掩,声音极柔和、极诚恳地对 我说道,「不过我和她之间什么事也没有,对于你妻子这样有气质的女人,我是 不会用强的,你们之间如果出了问题,那不能怪我了……给我再看看照片。」 
  我把照片递给他,在他的表情带动下,我也终于笑了,两人的气氛开始有些 缓和。
 
  他反复研究了一会儿,突然道,「看来你挺喜欢这女孩的,我不喜欢这么嫩 的,也没小凤美啊,而且太瘦了点,不过,家花就是没有野花香啊!你小子,不 识货。你别说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我对小凤肯定一心一意,可她那边……你 得想办法。」孙老二沉吟了一会儿,再次问我:「不过,张同,你真舍得?可别 后悔啊。」
 
  我一时犹豫起来,不知怎地,隐约意识到自己做出了一件极蠢的事情。 
  「告诉你,要不是有一次我动作大了点,把她吓跑了,说不定,她早就被我 占有了,不用你今天来求我了。以前她对我确实有相当的好感的。」
 
  「什么事?」
 
  「她应该没和你说。」他呲牙一笑。
 
  在我的再三央求之下,他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把那次的情况合盘托出。 
  「是去年夏天,我和你老婆参加一个宴请,回来都坐在后座上,我假装喝醉 了,上身歪伏在座位上,头就顶着她的大腿。当时,我对司机说,脑子有些乱, 还要再考虑点问题,不想睡,让把音乐打开,开得很大。我摸了她的大腿,隔着 衣服摸的,她吓得一点也不敢声张。」
 
  我突然感觉他是在谈论一个与我不相干的女人,便不轻不重地捶了一下他, 「你丫的,真敢打良家妇女的主意,敢动我老婆!骂你句王八蛋不算过分吧!」 
  他也随着我笑了起来,得意地点点头。无论谁,看我们默契的笑容,都会以 为我们是特铁的哥们。
 
  他无限神往地说道:「不过,唉,就从那以后,她就开始拼命躲着我。她是 确实不愿与我发展那种关系啊。……其实,从内部,你的思想工作做好了,她早 晚会半推半就顺从我的。在工作中,小凤还是挺欣赏我的,你不知道吧,以前, 她有时和我一聊就是半天。我对她动手动脚,她是不能接受,但有时候……打个 情骂个俏,她脸红过。第一步是关键的。」
 
  当晚,我跑到了一个小酒馆,边喝边想,有了一个主意,但是心里很不是味 道,最后喝得烂醉,很晚才回家。
 
  当黄凤撅着屁股给我打水洗脸的时候,我有些清醒,脑子里还是虚构着孙处 长的手在黄凤的大腿上滑动的情景,极其冲动,抱着她就扔到床上,黄凤一惊之 后,便嘻嘻笑着,任由我扯开她的睡衣。
 
  我醉眼朦胧中,还是意识到,黄凤是很美的。
 
  虽然她的眼角有了一点不易觉察的极细碎的眼纹,虽然她的腰身已经二尺一 了,虽然她阴道因为生孩子有些松了,虽然我曾迷恋的乳头不再那么娇柔了,但 是当她以那样迎合的姿式躺着,以那样急促动人的节奏在我耳边喘息着,以那样 丰盈挺拔的酥胸在我手下起伏着,以那样结实修长的大腿在我身下扭动着,以那 样娇嫩多汁的小穴容纳了我,以那样气息幽幽的体味裹挟着我,一切的一切,以 前全是属于我一人的。
 
  真的会走到那一步,让她以同样这种全不设防的姿态,以同样这种浓情如炽 的娇媚,一丝不挂地把自己的一切,全部献给她的处长大人,由着孙老二那样的 衣冠禽曽尽情享用吗?
 
  在喝酒的时候想到这一层,心里真的是很反感,但在床上,压在黄凤柔若无 骨的胴体之上,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再说,我又想起了另外一具更年轻、更迷 人、更芳香的肉体,想到自己撒得越来越大的谎,实在是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 
  「今天你是怎么了?」黄凤随着我的动作喘息,虽然情热至极,还是一再追 问我。
 
  「我,我不知道。」
 
  「……都半年了,每天回来这么晚,我不知道,我以为你不爱我了……」 
  「是不是外面有个小狐狸精?」
 
  「你说呢?」
 
  「比如说,你的小师妹……」
 
  「……你说对了,我有点喜欢她了。」
 
  黄凤一愣,半晌,生硬地一笑,「怎么?你们要来真的了?」
 
  「没到那一步,」在黄凤底下浪水最凶的时候,我停止了动作,「不是来真 的。只是隐约有点喜欢她,有那么一丁点的意思了。」我咕哝着。
 
  黄凤的脸变得很难看,「你不要这个家了?」
 
  我不管黄凤的感受,抱起黄凤没有多少赘肉的细腰,肉棒在她的小穴里钻了 起来。
 
  有一会儿,黄凤什么也不说,疯狂地迎合着我,声音也很大。
 
  我嘘了一声,指指小屋的门。
 
  黄凤还是死死地抱着我,「干我吧,我是最爱你的人,在床上我也很浪的, 我什么都能满足你,不要玩那种游戏,再说,还有大妞,那么招人喜欢。不要玩 婚外情了,好不好?」
 
  我点点头。我们不再说话,一心一意地做了起来。
 
  中场,黄凤已经累得不行了,泄了一次,非常满足,但我还是很坚挺。 
  黄凤要讨饶,我一把拉她的双脚,闻着那股熟悉的体香,禁不住亲了起来。 
  黄凤傻了一下,毕竟是少妇,高潮的余烬尚未褪去,身体非常敏感,当我从 她的脚,沿着她光滑的大腿,亲到她丰腴的秘处,在斑斑浪迹中,把鼻子钻进她 的体毛里,疯狂地亲着她的阴核时,同时把手指插进她的肉洞里,反复地刺激着 肉壁和坚硬的小突起时,她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了,小腹突然一阵收缩,身体抖 了两下,在啊啊的叫声中,极度酣畅淋漓地射出一股白液。
 
  我的思维疯狂到极点,想着将来某一天,她会不会告诉我,那个色狼比我弄 得她更爽?
 
  我待她休息了一会,还要再上,黄凤死死地搂住我的上身,眼睛里亮亮的, 「不,一定要告诉我,这次为什么这么兴奋?」
 
  「因为,」我嘻嘻笑着,「我想起你上次,在外面,刚洗完澡,被孙处长骚 扰的情景,不知为什么,就在脑子里想,一面喝着酒,一面想,如果你同事要是 没来找你,你会不会被他……那个了。」我说着说着假装有些不好意思,趴到她 的胸前。
 
  黄凤的声音含着女性极至的温柔,慢慢问道:「你刚才说,你有些喜欢你的 小师妹齐月,那你干嘛还那么在意我?」
 
  「嗯,一想到会失去你,我就很介意了。」
 
  「可是你这样兴奋,真是有点吓人!……你还行吗?我怕你累着。」
 
  「我没事。老婆,说真的,如果你同事不进来,你会屈从于他吗?」
 
  「那可说不好,在你这儿,我是将被要遗弃的怨妇,……不过,在别的男人 那里,我可是香饽饽啊。」
 
  「当然了,比如说,你的孙处长,你的孙老二,要是这么压着你,你会有反 应吧!」
 
  「才不会呢!我讨厌他还来不及呢!」黄凤笑着,扭着。
 
  「他人挺不错的嘛。」我违心地说。
 
  「是那种少妇杀手型的,就是太色。」
 
  「你以前是不是有点喜欢他?」
 
  黄凤诧异地看看我,以为只是性爱游戏的一部分,便娇喃起来:「以前我觉 得他是个好人,也只是尊重他,欣赏他。你才是我的唯一最爱呢。」
 
  「他要是再骚扰你,你就假意地让他占一次便宜。」
 
  黄凤敲了一下我的头。
 
  「有病啊!」
 
  「告诉我,你有没有被他弄过,或摸过你的什么地方?」
 
  「……你真是因为那件事,才这么兴奋,才在意起我?!!」黄凤圆睁着双 眼,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信,「不再惦记你的小师妹了?」
 
  「……对。」这句回答,确实有少量真实的成份在里面。
 
  「那……好吧,那我告诉你上次洗澡发生的事,不过你可不许再喜欢齐月儿 那小骚货了。还有,也不许吃醋,这可是你非要问的。」
 
  黄凤后来告诉我,她突然记起,在刚才,我连她多年没亲的脚都亲了,再加 上两个人玩得极投入,她看出我确实因为此事,才这样地关注于她,令她几乎再 无其他选择,只能依偎到我怀里,紧紧地抓住我的肩,把当时的一切细节都告诉 了我。
 
  「我那次洗完澡之后,出来的时候,里面是什么内衣也没穿的,他一下子从 衣柜边上窜出来,一面叫着我的名字,一面就搂住了我,我当时已经蒙了,没拦 住他的手,他就……他就这样,」黄凤还拉着我的胳膊示意,「从我的左肩,把 手摸到我的胸口,」
 
  我摸着黄凤又硬又挺的乳头,声音颤抖地问道:「他摸到你的乳头了?」 
  黄凤的娇躯也开始抖了起来,她拉着我的手示意我当时的详情,「不,还没 有,他是这样的,隔着我的睡衣,把手放到这里,对,就这里,摸了一下。」 
  「衣服那么薄,你的乳头能感受到他的手指吗?」
 
  「……我不说……」黄凤羞红着脸,在我耳边低语,「他还叫我的名字,叫 我小凤,嘴巴伸到我耳边,呵着气,我想推开他,他,他另一只胳膊搂得我死死 的,我也不敢出声。老公,你的手好抖!你生气了吗?」
 
  「你也是个小色女,」我一面心痛着,一面又觉得特别地刺激。
 
  眼中的意思马上被她领会到了,她羞红着脸,在我的怀里蠕动着,「还有, 当时,当时,我想,你这半年多都不和我做,对我那样冷淡,我要么就背叛你一 次?嘻嘻,生气了?……哦,你插进来了,……这么硬……这么深!」
 
  黄凤继续刺激着我,「……我突然之间,非但不再讨厌他,还觉得他,他也 是一个我很亲的人,我差点就停止了反抗……哦,你顶得我好深……」
 
  「后来呢?」
 
  「………哪还有后来,没有了!张丽云来敲门,他就吓坏了,趴在地上装醉 酒!」
 
  「那个姓张的娘们真他妈混,竟然坏了我老婆和别人的好事!」
 
  黄凤有些红肿的阴阜,发出激烈的水声,随着我肉棒的不断深入,在结合的 地方,挤出一圈一圈的浪水的沫子。
 
  「我和你讲这些事,你不要再理你的小师妹,好不好!」
 
  「可以,你以后还得讲。」
 
  「……那我只能编了。」
 
  「你就顺从顺从你的孙处长吧。」
 
  「你就是我的处长,好不好嘛?老公!我不想背叛你。」
 
  我再次想到齐月那具尚未被开拓的处女嫩穴,想起齐月娇盈坚挺的小乳头, 想起澳大利亚草原上那个看不见的对手,狠狠心,断然说道:「不行。」 
  「真由着他骚扰?……我会失贞的。」黄凤绝望地看着我。
 
  「把你身子给他占了也没什么,他当你的二老公,我也不找别的女人,我当 你的大老公,和他一起分享你的肉体。给他吧。你和他好上后,他还能提拔提拔 你呢。」
 
  「我又不想当官,我不!」
 
  「就给他一次,让他提你当科长,压过王小梅,看她还能不能再挤兑你。」 
  「给他一次,那以后怎么办?」
 
  「以后嘛?……」我也有些迟疑了,「以后再说吧。」
 
  我的眼神充满了疯狂。黄凤不再说什么,有气无力地喘息着,同时微笑着用 小手刮刮我的脸,「羞不羞?你这个要戴绿帽子的小王八!在床上你就疯吧,明 早上,起床下地,你要是还这么说,我就听你的。凭什么我不同意呢,他又喜欢 我,又潇洒风流英俊漂亮,还是个头儿。」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希望你和他做爱,希望你被他占有蹂躏!」
 
  黄凤大声地呻吟着,好象身体的每个部位都能感受到性爱的刺激,最里面的 阴道一下子变得很紧,「我要是真的同意了,给了他一次,你会不会休了我?」 
  「看着我的眼睛!」
 
  「你……你的眼神,好吓人!」
 
  内心里好象燃烧起可以吞噬天地的妒火,我一面做着,一面疯狂地抚摸黄凤 每一处娇柔的部分,想着这些都可能被别人以同样的手法染指,一种极度的痛苦 和快感交织着,完全地控制了我。
 
  「我能感受到,你……你的醋意好大哦!」
 
  「同意了吗?」
 
  「嗯……可我真的好害羞……我怕我不行……」
 
  「要不慢慢地来,先任他调戏,占你便宜,然后再……」
 
  「好吧,……如果以后……以后……他再调戏我……我就由着他点……不过 不会让他过分的!」
 
  这一句话,使我冲动到极点,射了出来。
 
  黄凤后来认真地想了想,和我商量道,既然这样,不如索性提点条件,「不 能白让他占了我的便宜,我就是要当科长,王小梅比我晚进处三年,她有什么能 力?都提了科长了,我为什么不能?我还比她多立过一次功呢。」
 
  我看着黄凤离家后,心里面非常茫然,不知能否承受得了黄凤和孙老二的事 情。
 
  当黄凤上班后,在大太阳底下,她还是有意识地只把昨晚上的事当成一个荒 诞的梦。和处长勾搭,还得谈什么交换条件?!怎么可能!
 
  当孙老二见到我的妻子黄凤时,他感觉黄凤一再躲避的眼光中,多了一点非 常暧昧的羞涩。他给我发短信,问我是不是昨晚有了一些进展。我告诉他:「你 尽情施展手段吧,她基本上已经同意了,但是提出要当科长。我和小女孩的事, 在我和她离婚前,你千万不能向她透露一点。」
 
  黄凤自我感觉在回答孙老二有关工作方面的询问,说话语气还是挺自然的, 其实心里多少还是很尴尬的,同时也暗暗滋生起一缕异样的温情。后来她打电话 告诉我,她觉得孙老二的眼光,好象有质感,一寸一寸地触摸着她,「那样着看 我,羞也羞死我了!老公,怎么办!我不敢往下想了!」她象个小女孩一样,又 娇又嗲地对我说着。
 
  「任他看呗!反正早晚是他的。」
 
  第三天快下班的时候,黄凤给我发来短信,说,今天不要等她了,孙处长又 要带她一起出去开会。过了一会儿,又发了一条短信,问我,如果他要是再调戏 她,她能否就顺从了他?
 
  我当时连和齐月儿调情的心情都没有了,马上发短信告诉黄凤,让她跟着感 觉走。
 
  黄凤还发信来安慰:我不会让他触及我的关键部位的。这一点你绝对可以放 心!
 
  早早地我就回了家,一直迫不及待地等着。一会儿就看看表,当时针指到十 点半的时候,我给黄凤打了个电话,但马上又挂掉了。心想:小骚货,看你今晚 回不回来?
 
  黄凤回来很晚,脸色红扑扑的,好象恋爱中的小女孩。
 
  在我们疯狂地做爱中,黄凤告诉我,在一个饭店的楼道里,孙处长搂了她的 腰,她没有再拒绝。送她回家的时候,孙处长一直握着她的手。她也就听凭他的 轻薄了。
 
  「感觉还行?」
 
  黄凤非常地浪,闭着眼,在我身上剧烈地一起一坐,「不知道…羞死了…… 都不敢看他……」
 
  「看我!」
 
  黄凤捂着脸,死也不敢看我。
 
  「下次他不会只拉着你的手的,如果他要摸你的乳房呢?」
 
  「天啊!我不再是我了!老公,我害怕!我害怕!」黄凤疯了似地摇着头, 「哦……不,我不能由着他……我不是个贱女人……」
 
  我使劲顶着她,说道:「你就是个骚货!」
 
  黄凤不行了,大声地答道:「是………是………我好骚……」
 
  近来,孙老二的攻势更猛了。
 
  每一天,黄凤回来都不敢看我,但是一到了床上,她便一五一十地把详情告 诉我。
 
  「他今天又摸我的腿了。」
 
  「还行吗?
 
  「不,没什么意思。」
 
  「摸到大腿了吗?」
 
  「……嗯,不过没让他往上摸。」
 
  或者给我发短信:他要和我到河边公园散步,我就要去了。
 
  我回道:到僻静地方,让他再得手。
 
  过了好一会儿,她回道:他得手了!我被他吻了!
 
  晚上,黄凤向我承认,和他接吻的感觉也很好。
 
  「怎么好?」
 
  「他的舌头那么绕着我的舌头,我……我完全不能自控了。」
 
  「是这样地吻吗?」
 
  ……
 
  「比这还色,他还把口水度到我嘴里,我……我也吃了……」
 
  这一句话就把我的欲火点燃了。我开始脱她的衣服。
 
  「他说他爱你了吗?」
 
  「早就说过了。」
 
  「你说过……你爱他了吗?」
 
  「没有!!我……只是说,我喜欢他………呜~~老公,我真的有点喜欢他 了……怎么办!我不想这样下去了。」
 
  我看得出来,黄凤已经失去自控了。
 
  「你现在想收手吗,后悔了吗,小骚货?」
 
  「……不想了,你过去半年多没给过我,现在天天弄我,这么迷恋我,单位 里又有个为我发狂的领导,还是个美男子,这样的好事,我为什么要后悔?」 
  齐月儿还是非常不希望看到我们这个家庭破裂,「我可以把一切都给你,真 的!只是不想看着你们这个家散了。大妞儿多可爱啊!黄凤和他……发生关系了 吗?」
 
  我摇摇头,「好象还没有,但是我觉得我老婆已经收不住了。她的心已经变 了。」
 
  「要不你给她一次机会,我也想再考虑虑我们俩的关系,」她偏过头,泪水 盈盈地说道,「我最恨第三者了,没想到………我也成了这样的人物了。」 
  我最近每天按时回家,齐月儿也不再向我发短信,黄凤心里的禁锢也彻底地 消除了。
 
  又一个星期天,黄凤向我坦白,孙处长带她出去野餐了,谈了谈她的工作和 提升,两人一天都过得很开心。
 
  「真能提吗?」
 
  「差不多了。唉,我这是利用美色拉拢干部,我好腐败啊!」
 
  「就你这样也腐败?是先有喜欢美色的干部,然后才有你的不良意图的。再 说你们这行,当了科长,更得冲锋在前了,有什么好?……亲你了吗?」 
  黄凤低眉躁眼地呢声道:「当然,现在,……每一天他都亲我。」
 
  「摸了乳房了吗?」
 
  黄凤低下了头,旋着脚,「……没有啦,……嗯,摸了一小会。」
 
  「舒服吗?」
 
  黄凤扑到我怀里,死不承认。
 
  「摸了下面了吗?」
 
  黄凤更是红着脸拼命摇头,象个可爱的小女生。
 
  经过几次的反复,齐月儿和我的关系最终确定下来,她和那个谢东华最后发 了一封信,信的内容还让我过了下目,大意是:虽然我们网上交往了很久,也谈 了很多,但是我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我已经喜欢上了别人,我们就此中断通信 吧,感谢他两年来给她精神上的支持。
 
  「你老婆怎么样了?回心转意了吗?」
 
  我拿出一张最近刚拍的黄凤和孙处长搂抱着的照片,齐月儿一看脸就红了, 「真不要脸!」然后愤愤不平地说道:「她外面既然有人,就应该和你分开啊! 
  要不,你和她摊开来说一次。」
 
  「唉,我想再等等,等她自己提。」
 
  「你是不是还爱她?」齐月儿的话里,有了明显的醋意。
 
  「才不会呢。这样的女人……喂,你对谢东华,不再有什么了吧?」
 
  她怅然摇头,「你对我好,我又能和你谈到一块儿,我只能选择你。」 
  她这样的态度让我也不太满意。我心里清楚,这个小丫头片子,心里并没有 完全忘掉那个埋头搞研究发明的书呆子。
 
  有一天下午,孙老二打电话找我,要和我面谈。
 
  我们没讲什么寒暄的废话。「今天上午我摸到你老婆的私处了,对不住啊, 不好意思!」孙老二顿了顿,很激动,又喝了口水。我强自镇定着,用笑容鼓励 他继续讲,底下硬得很厉害。
 
  「她一开始拼命想拉开我的手,后来,后来,……」孙老二喝了口水,咽了 口唾沫,他也有些激动。
 
  「算了,不说了。你应该明白,女人的肉体,是比较敏感的,意志呢,又相 对脆弱一点。你不要责怪她,小凤对你还是很爱的。她可能不会轻易答应和你离 的。」
 
  「黄凤喜欢上你了吗?」
 
  「她说她喜欢上我了。我当时掀开她的裙子,一只手压住她的手,另一只手 从小凤的三角裤探了进去。她几乎没做什么反抗。」
 
  我的肉棒差点顶到了桌腿上!这样的事,黄凤也同意了?!虽然我无数次虚 构过更多的更不堪的场面,没想到这次真的发生的时候,虽然远未到那种程度, 也是让我感到极刺激。
 
  「我最后一直摸到你家小凤的……小凤的那里,」他说着说着脸竟有些红, 咧着嘴无耻地向我笑,「她湿了,流了好多。我觉得,差不多了,你再加把劲, 把她的骚劲给鼓一鼓,我会让她死心踏地地跟我的。」
 
  晚上黄凤一回家就去洗澡,半天才出来,一直回避着我的眼神,坐到床边, 我拉着她的手,她无声地依偎在我怀里,身子瑟瑟发抖。
 
  「老公。」
 
  「嗯?」
 
  「我……我今天做了件很出格的事。」
 
  「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我……主动地吻了他。」
 
  我心里冷笑了一下。
 
  吻着妻子的头发,丝丝清幽的发香,飘进我的鼻腔,令我一时心荡神迷。我 掀开她的睡衣,假意道:「早上出门穿的不是这件内裤啊!原来的那件呢?」 
  黄凤捶着我,撒着娇,「脏了呗。」
 
  「今天被他弄得流了?」
 
  「才没有啦!」
 
  我不再逼问她,笑着调侃道,「他已经打动了你的芳心了吗?」
 
  「打动了,又怎么样?我只是和他维持柏拉图式的感情!」
 
  我一会儿上厕所的时候,从洗衣机里找出那件白色丝织的内裤,变态地研究 起来。
 
  那种味道,那样的斑痕,非常地诱人遐想。
 
  当我把她的小内裤出示给她看的时候,黄凤的意志终于崩溃了。
 
  「当时为什么没再反抗?」
 
  「我……我喜欢他抚摸。」
 
  「不知道这地方只能由老公碰的?」
 
  「知道……我错了,姐姐错了……」
 
  以前恋爱的时候,我常叫她好姐姐。
 
  「既然错了,就一错到底吧。给他吧。」
 
  「不嘛!」
 
  「就一次?」
 
  「一次也不行!」
 
  「你就同意吧,好姐姐?」
 
  「……那你得答应我,彻底地断绝和小狐狸的关系,把她辞掉。」
 
  我一下子想起今天对齐月儿的承诺,答应她在两个月之内和黄凤离婚,头便 疼了起来。
 
  「好吧,……还有,你要告诉我,你和他一夜销魂的一切细节!」
 
  「我……要是和他睡了………以后我怎么面对你啊?……」
 
  我摸了摸她的秘处,「他这样你了,你也没反抗,不也是能面对我吗?答应 吧,好不好?」
 
  黄凤想了又想,终于叹息道:「……好吧。」
 
  看着端庄贞静的妻子,对比着她的话里包含的意义,我的鸡巴没有插入,在 裤裆里就开始失控地抖动起来。
 
  黄凤突然意识到什么,脸红起来,钻进我的怀里,「啊……我怎么就答应你 了!啊……羞死人了……我怎么能答应这件事……」
 
  我掀开她的睡衣,看着自己的爱妻新换的内裤,突然间就洇湿了一大片。 
  「老婆我爱你……你流了吗?……怎么一下子湿成这样?!」
 
  「人家……人家……不知道……一下子就喷出这么多!」
 
  「你可不许反悔,告诉我为什么湿了这么一大片……」
 
  「哦,不会的了,我会随他弄的,孙处长…你知道吗?他的鸡巴是很长的… 
  每次吻我,都顶在我的那里,我有时就想,如果要是人类从来就不穿衣服的 话,他早就会从我光滑的大腿中间滑进去了………我其实也是………挺兴奋的… …我刚才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我就要是他的人了……所以一下子就流了好多… …希望你不要吃醋……」
 
  我的心脏几乎不堪这样的刺激,死死地搂着黄凤的圆润光泽的香肩,鸡巴在 裤裆里尽情地开始发射。
 
  「行,不过要戴套啊!不知姓孙的有没有爱滋病!」
 
  早上出门的时候,我们依依不舍得象刚结婚的时候那样。我抱着黄凤一次又 一次地狂啃。黄凤挣脱我,笑着道:「谁知道孙处长今天有没有那个意思啊!别 这样了。」
 
  我知道今天肯定要发生的,但不能和她说破,只是道:「还是换上性感一点 的内衣吧。」
 
  黄凤犹豫了一下,对我低声道:「不用吧?我里面的衣服都是新洗的。」 
  我把她拖了进去,重新给她找了两件内衣内裤。内裤换成最小的一号,乳罩 也是那种镂空的。
 
  黄凤一边穿,一面咬牙,无奈地对我气道:「你啊,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我身子清清白白地给了你,现在又要为你,把我贞洁的玉体再给别人玷污一 次,记好了,开掉齐月儿,否则我扁死你!」
 
  我环拥着她,笑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我只是要放一把野火,你呢?你会天天点灯的!」
 
  「好好享受。」
 
  黄凤拍了我一巴掌,板着的小脸还是禁不住红了,羞涩地笑了起来,「嗯, 如果他真要今天要我的话,我……我当然会的。」
 
  我拿出十个保险套给她,黄凤娇羞地拍着我的胸口,「要死!哪用得了那么 多!」
 
  「拿去吧,万一不够呢!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一定要戴套子!」
 
  然后我又找出一条短腰长裤,这条裤子又能显出黄凤紧绷绷的小屁股,又不 用解腰带,随时可以让他得手(我妻子的单位上班都是穿便衣的),上衣也换成 那件黄凤最喜欢的米黄色方格子的小衬衣,胸前鼓鼓的,第一个扣子不用系,第 二个扣子又敞得比较多。
 
  黄凤临出门前,突然又把门合上,扭头向我甜甜地笑道:「喂,你现在想不 想干我?我这么美,你愿意白白送给人家享用吗?」她轻轻地用脚尖敲着地板, 又微笑着左右摆摆屁股,并向我扬扬下巴,偏头含笑道:「帅哥,现在不流行蹂 躏黄花闺女,流行的是玩弄良家妇女,来不来?要不……这么又敏感又白嫩的身 子,就要白白便宜外人了?」
 
  然后,在我呆呆地注视下,她慢慢地解开上衣第二个钮扣,隐隐露出雪白的 乳房,在她的目光里,我只注意到期待,却没发现那一丝狡黠的慧美。
 
  我没想到黄凤竟然在这最后时刻,闪现如美钻一般的动人光芒!看着明媚可 人、如花似玉的娇妻,才突然意识到,齐月儿的清瘦苗条,确实比不上黄凤的性 感丰腴,我的审美不是疲劳了,而是偏差了。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applerode金币 +14很不错的小说,谢谢大大支持!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4-21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