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SM度假生活](01-02)作者:DevilMayCry
[SM度假生活](01-02)作者:DevilMayCry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5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来得真早啊,等不及被调教了?」
 
  打开1902室的门,真由子女王一如既往地坐在真皮沙发里,修长的美腿 一下夺走了我的目光。
 
  来接受真由子女王的调教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了,但每当听到女王威严的声 音,我的心脏都会紧张得砰砰直跳。我不敢直视真由子女王的眼神,连忙脱掉衣 服鞋子,只剩一条内裤,快步走到真由子女王面前跪下,恭敬地磕了一个头: 
  「奴才给尊贵的真由子女王磕头,请真由子女王严厉调教下贱的M男奴隶。」 
  我和真由子女王是在一个小型SM圈子里认识的,这个圈子相当封闭,成员 多多少少都受日系文化的影响,所以平时都用日本名字相互称呼。真由子女王在 一家外企工作,我则开了一家半吊子的网店为生。
 
  两年前,在这家酒店的1902室,我第一次被真由子女王调教。从那以后, 每到周末我都会来这里,在真由子女王彻底的控制管理之下屈辱地把一周的性欲 发泄出来。
 
  不同的S女对调教时的着装有不同的偏好,真由子女王对自己的高挑的身材 很有自信,喜欢那种仅能遮住三点的网格状暴露女王装,这显得本来就傲人的双 乳更加突出。不过真由子女王绝不会和M男做爱,穿得如此暴露正是为了勾起奴 隶的性欲并控制它。真由子女王喜欢调教欲望强烈的M男,她曾经说:
 
  「M男首先得是男人,调教一个对女人身体没有反应的奴隶,毫无乐趣。」 
  我无疑是真由子女王满意的那类M男,这也是我们能长时间保持关系的原因 之一吧。
 
  「只是跪下给我磕头,下贱的小阳具就硬起来了?」
 
  我跪伏在地毯上,后颈感到真由子女王的高跟鞋冰冷的触感。我无法观察真 由子女王的表情,但可以想象她一定在用充满嘲弄的眼神瞥着我挺起来的内裤。 
  「是,女王大人…奴才一个星期没有发泄了,所以想到被真由子女王调教小 阳具就下贱地勃起了。」
 
  「哦?连手淫也没有?」
 
  「报告女王大人,前天晚上奴才实在忍不住了,看着A片手淫了,但遵从女 王大人的命令,没敢射出来…」
 
  「呵呵,这可真够下贱的。」真由子女王移开了踏在我头上的美脚,允许我 抬起头来,「你看的什么A片,男人侵犯女人的?男人都爱看这类片子。」 
  「奴才看的是…女王的POV片子…女王坐在高脚椅上,翘着腿大声辱骂M 男…」
 
  「哈哈,自己在屋子里手淫还用这么耻辱的方式?而且还跪在我的面前全部 报告了?下贱的M奴隶!」真由子女王好像被我激起了S性,兴奋地撩了撩长发, 「那你看片的姿势呢,该不会也是像现在这样跪着看的吧?」
 
  很不巧,真由子女王说中了。我不仅是脱光了跪着,而且还给自己戴上了脚 镣,一边给片子里的女王磕头一边套弄自己的小阳具,快要射出来了就赶紧停下。 我在真由子女王的逼问下一五一十地报告了自己羞耻的手淫样子,内裤顶起的小 山丘反而更大了。
 
  「兴奋成那副样子还不敢发泄,就为了今天来接受我的调教,舔着我的美脚 射出你那脏东西?」
 
  「是,真由子女王!」我被真由子女王的美脚彻底慑服了,连忙恭敬地磕了 一个头,「求女王大人允许奴才服侍您尊贵的美脚!」
 
  「看在你彻底服从的份儿上,这次就奖赏下你这奴隶。」真由子女王站起来, 走到我的背后,「不过得把你捆起来,你要是忍不住碰了下贱竿儿,弄脏了这儿 的地毯就不好了。嘛,像你这样的M男,也更喜欢被紧缚着伺候女人吧。」 
  我一边沉浸在真由子女王的语言羞辱中,一边默默地听凭女王把我的手脚捆 住。我虽然被羞辱是「小阳具」的M男,其实也是正常尺寸,只不过包茎,总被 女王嘲笑。内裤阻碍了因羞耻而兴奋勃起的阳具,我只能请求真由子女王: 
  「求女王大人允许奴才脱下内裤,裸体侍奉女王大人的美脚!」
 
  真由子女王把我紧紧地捆住,瞥了一眼我的内裤:
 
  「下贱货色,脱了内裤还不是要弄脏地毯。难道说你想弄脏我的高跟鞋?」 
  「奴才不敢…」
 
  真由子女王只有一次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允许我用阳具抽插她的高跟鞋并射 在里面。当然那双鞋子就被赏赐给我了,不过我在家里被禁止射精,所以有这双 鞋子也没什么用。
 
  「好了,可以服侍我的脚了。用舌头仔细伺候。」
 
  真由子女王坐回沙发,把右腿架在左腿上,悬空的美脚挑着黑色的高跟鞋, 露出的脚跟显得尤其性感。
 
  我给真由子女王的美脚恭敬地磕了一个头,伸出舌头开始仔细服侍女王大人 的脚跟。真由子女王说过脚跟是她的性感带,被屈从的男性跪着舔脚可以使女王 大人从心理与生理上得到双重刺激。
 
  「舒服…舔得不错,奴隶。」真由子女王开始轻微地喘息,双腿分开,示意 我舔另一只脚,「可以脱掉我的高跟鞋了。」
 
  真由子女王的衣服十分暴露,如果抬头我就可以看到女王大人的整个阴部, 但我当然不敢有这种念头,为了讨女王大人欢心,得到射精的机会,我连忙用嘴 脱掉女王大人的高跟鞋,开始仔细侍奉脚趾。「
 
  「下贱M男,起誓服从于我的美脚!」
 
  真由子女王开始轻轻抚摸自己的阴部,我虽然没有看见但听到了淫水的声音。 每到兴奋的时候,真由子女王都会命令我表现得更加下贱并大声表示自己对她的 臣服。
 
  「奴才起誓绝对臣服于真由子女王的美脚,谢谢女王大人用美脚彻底支配奴 才的性欲!求女王大人允许奴才射出脏东西!」
 
  「不允许。」我的头顶传来的淫水声更大了,「含住我的脚趾,仔细伺候! 女人怎么用口伺候你那下贱玩意儿的,你就怎么伺候我的脚趾!」
 
  我知道真由子女王快要高潮了,只有女王大人舒服了,我才有可能得到泄欲 的机会。我顺从地含住了女王大人的脚趾,用舌头来回舔弄。
 
  「不错,舔得舒服,变态M男…啊…!」
 
  随着真由子女王的淫叫声,我停止服侍女王大人的脚趾,重新磕头请求射精。 被阳具顶起的内裤已经有些湿的痕迹了。
 
  「果然是个M男,」真由子女王重新恢复优雅的坐姿,穿上了高跟鞋,「别 的男人跟女人开房,用阳具满足女人;你这M男要用舌头伺候女人自慰。」 
  「是,真由子女王!奴才是服侍女王大人自慰的奴隶,求女王大人允许奴才 跪着射出脏东西!」
 
  「变态。S女被男人服侍着脚趾舒服,M男要被女人踩到高潮?」真由子女 王轻蔑地笑了笑,用高跟鞋踩了两下我的阳具。兴奋到顶点的我无法抵抗这种快 感,阳具抽动了两下,当场在内裤里射了。
 
  我们订的酒店房间不是钟点房,所以每次调教过后,我都会留下过夜,而真 由子女王聊会儿天就会离开。
 
  真由子女王冲了澡,换回了平时的OL装。我期待着女王大人会不会留下鞋 子或者什么东西,因为我留在酒店过夜的这段时间是被允许自由手淫的。通常我 会闻着真由子女王的味道射两三次。
 
  「新治,你今天服侍得不错,我想奖赏一下你。」
 
  新治是我在这个圈子的名字,出处嘛,是某篇日文小说的主人公。
 
  「谢谢真由子女王。」虽然不是正在调教,我和真由子女王对话时的语气还 是有明显的尊卑差别的。
 
  「嗯,这样,你先出去一下,我打个电话。」
 
  「是,真由子女王。」
 
  我离开房间,关上房门。深秋的凉风穿过酒店通透的走廊,我打了个冷战。 
  隐隐约约能听见真由子女王讲话的声音,但完全听不清内容。大概只有一两 分钟,真由子女王打开了门,让我进去。
 
  「新治,下个星期再来的时候,有个小测验。如果通过了,就给你奖赏。」 
  我一半疑惑一半期待,还是跪下了给真由子女王磕头谢恩。女王大人满意地 踩了踩我的头,离开了。
 
  虽然没有得到真由子女王赏赐的鞋子或丝袜,那天晚上我还是回味着女王的 调教,射了两次。
 
                (二)
 
  一星期后的周末,我准时又来到了1902室的门口。想到真由子女王说的 「小测验」,内心比平时更添了几分紧张。
 
  真由子女王…是要用更严厉的方式调教我了么…?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重度M,或者说不是一个典型的M。有人把M分成四系: 肉欲系、侍奉系、疼痛系、羞耻系。如果按照这个四分法,我大概属于极度的侍 奉和羞耻系吧。相对地,我对浣肠和后庭调教没有什么兴趣,强制榨精不如射精 管理更让我兴奋,而圣水黄金更是无法接受的。
 
  但同时心底又有另一个M的声音在呐喊:如果能被女王彻底地调教,被迫接 受自己原本不接受的东西,直到喜欢上无法自拔……比如黄金我是「绝对」接受 不了,但圣水仅仅是「不接受」的程度,如果被真由子女王强制禁欲,最后只有 跪在女王大人的胯下接受圣水侮辱才允许我射出来的话…
 
  想到这里,我的阳具坚硬地挺起来了;而发现自己幻想着这类场景居然兴奋 起来,就会产生强烈的羞耻感;最后羞耻又加剧了阳具的勃起。这就是M可悲的 欲望循环。
 
  我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
 
  「新治么,自己刷房卡进来吧。」房内传出真由子女王高贵傲慢的声音。 
  我轻轻地刷卡打开门——真由子女王仍然坐在沙发里,脚下跪着一个女奴隶, 正在被女王用高跟鞋的鞋尖拨弄乳头。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女奴隶的背影,双手 被反绑着,皮肤水嫩白皙,全身只剩一条白色小内裤,随着真由子女王脚尖的动 作扭动着身体,轻声淫叫着。
 
  她肯定是因为我进了屋子并从后面看到了她这幅样子,才反应这样激烈吧。 
  同样地,突发状况让我也有些慌乱,但我没有忘记最优先的事情是向真由子 女王行礼。脱掉外衣后,真由子女王命令我把内裤也脱了,于是我就在陌生的女 孩身旁裸体跪下,向女王大人磕头:
 
  「请尊贵的真由子女王彻底调教下贱的M男奴隶。」
 
  磕头的时候,我偷偷瞟了一眼身边的女奴隶。女王大人停止了玩弄她的乳头, 她的表情也恢复了从顺的样子。可以看出她大概22、3岁,相貌清秀,身材与 真由子女王相比显得娇小,乌黑的头发与白嫩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她的胸不 大,粉嫩的乳头因为兴奋有些充血。我的阳具更加硬了,还好本来就充分勃起着, 不会被真由子女王发现。
 
  「新治,你和深雪还没见过,打个招呼吧。」
 
  原来她就是深雪,那个小型SM圈子的群里有这个名字,不过她和我一样, 基本不发言,所以我直到现在还对她一无所知。
 
  真由子女王命令我和深雪面对面跪好,我们两个M在陌生的异性面前暴露身 体,都羞得满脸通红。最后还是我先开口了:
 
  「深、深雪小姐…初次见面,我叫新治,是真由子女王的M男奴隶…请、请 您多多指教…」
 
  「啊…是…新治先生…也请您多多指教。」深雪好像不想直视我的眼睛,垂 下目光又会看到我勃起的阳具,有些不知该看向哪里。这是M的一大特征,我十 分理解。
 
  「你们两个变态奴隶,看到对方的裸体也不准产生什么想法。不过是两个不 被虐待就兴奋不起来的贱货。」
 
  突然听到真由子女王严厉的呵斥,我和深雪的身体都条件反射地转身跪向女 王大人,磕了一个头说:
 
  「是,真由子女王!」
 
  我们两人的声音都几乎是重叠的,这一举动让我和深雪重新深刻地确认了自 己和对方的M性。在陌生的异性和女王的面前彻底暴露M性癖,这种羞耻的感觉 让我的阳具膨胀得不行了。
 
  面对痛苦,有两个人就可以各自分担一部分;而面对羞耻,有两个人只会让 各自的耻辱加倍。
 
  「两个变态的M还挺有默契。」真由子女王用鞋尖轮流挑起和我和深雪的下 颌,「M男和M女,谁更下贱些?」
 
  我和深雪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在女王大人的脚下跪着,身体因兴奋而 微微颤抖。
 
  「公狗母狗,」真由子女王脱下高跟鞋,用脚将它们甩到墙角,「把我的鞋 子叼回来。」
 
  叼鞋子回来,这种有些「犬芸」风格的行为以前我也被真由子女王调教过, 但要和一个年轻女孩相互裸体争抢女王的鞋子…还是有些过于羞耻了。就在我犹 豫的一瞬间,深雪已经迅速转身爬到墙角,将两只高跟鞋都叼住,重新跪爬到真 由子女王面前,小心翼翼地摆好高跟鞋,恭敬地磕头报告。
 
  女王大人似乎很满意深雪的顺从,用性感的脚趾轻轻拨弄深雪的乳头。我平 时也爱看les- sm的片子,但近距离亲眼见到女性虐待女性,这还是头一次,
 一双眼睛不由自主地紧紧盯在深雪粉嫩坚挺的双乳上。
 
  「M男奴隶!」真由子女王突如其来的严厉语气让我身体一震,「输给了女 奴隶,还敢恬不知耻地盯着女奴隶的身体看?凭你这种变态M男也配直视深雪的 乳头?」
 
  「对、对不起!真、真由子女王…」我连忙给真由子女王磕头道歉,阳具却 因为被女王辱骂持续勃起着。
 
  「深雪,看看这个下贱男人的包茎,是软的还是硬的。」
 
  深雪红着脸快速瞥了一眼我的胯下:「报告尊贵的真由子女王,是…硬的…」 
  「看到了?这个M奴隶就是这么变态,跪在我的脚下被我呵斥侮辱,那根下 贱玩意儿反而一直硬着。不过硬着也没有用,没有女人愿意给这种奴隶上,是不 是,深雪?」
 
  「是…真由子女王。」
 
  「完整地说,你这种想被插穴想得不行了的受虐狂,愿不愿意让这个M男的 小阳具插弄?」
 
  深雪因为羞耻声音已经几不可闻:「奴婢…奴婢不愿意被这个M男的小阳具 插弄…」
 
  「听见了么,M男?受虐狂女奴隶也瞧不上你那根没用的玩意儿。你就做女 奴隶的奴隶吧,最底层的奴隶。」
 
  好耻辱。我甚至觉得被M女蔑视要比被S女辱骂更加羞耻。
 
  「跪到深雪身后,给你的深雪女主人行个礼。虽然你的女主人也是跪着的。」 
  我强忍羞耻,挺着阳具跪到了深雪的身后。深雪的跪姿很标准,屁股垫在脚 跟上,双腿紧紧并拢,脚趾勾着,大概是因为兴奋吧。我模仿给真由子女王磕头 的动作给深雪的跪姿磕了一个头:
 
  「奴才给深雪女主人磕头,请深雪女主人管理调教下贱的M男奴隶。」 
  「深雪,给这个M男回礼。」
 
  「真由子女王…奴婢…奴婢从来没有做过S…」深雪好像很不适应支配者的 角色。
 
  「S?哈哈,我哪里说让你这M女受虐狂做S的?你这种天生喜欢被捆绑束 缚的女奴隶当然做不成S。你不过是作为M,去侮辱更加下贱的M。」
 
  「女王大人…奴婢害怕自己调教不了M男…」
 
  「那你想让这个M男把你的身体看个精光?更喜欢被M男盯着乳头看,还是 更喜欢命令M男听从你的支配?」
 
  深雪迟疑了片刻,终于冷冷地命令我:「奴隶新治,向我的跪姿恭敬磕头。」 
  我深切感受到沦为最底层奴隶的羞耻感。被同样喜欢受虐的M女鄙夷、辱骂, 以至于不得不服从M女的命令,做M女发泄耻辱的性工具……
 
  我彻底顺从地把头低伏在深雪的脚下。真由子女王似乎对我的服从很满意: 「深雪,难得有男人臣服于你,把你的脚踩在他头上吧。」
 
  「真由子女王,奴婢…」
 
  「踩。这个下贱男人渴望被你踩呢。」
 
  深雪被真由子女王命令着,犹豫地把脚踩在了我的头上。被跪着的深雪踩住 头顶的一瞬间,那种被女奴隶羞辱、崇拜侍奉M女的屈辱感,让我的阳具自己微 微颤抖了起来。
 
  这是射精临界的兴奋。
 
  忍不住了,要射了。只要碰一下就能射出来了。
 
  真由子女王对我的阳具丝毫没有兴趣,被男女奴隶的服从激起了S性的女王 大人正用美脚肆意抽打深雪的坚挺的乳房。深雪被真由子女王虐待得淫叫连连, 又不想被我听见而尽力压低声音,微翘的臀部不住扭动,样子性感极了。 
  「求真由子女王允许奴才射出脏东西!」我忍不住高涨的射精欲望,终于跪 在女王和女奴的脚下屈辱地恳求射精准许。
 
  「你是深雪的奴隶,去求深雪给你弄出来。」
 
  我已经顾不上羞耻,赶紧给深雪磕头:「求深雪女主人允许奴才在您的脚底 射精!」
 
  深雪似乎也在女王大人的侮辱下兴奋起来,进入了状态。她把左脚向后伸出 一点,头也不回地命令:「射出来吧。」
 
  还没等深雪说完,我就忍不住握住阳具,射精了。精液沾得深雪满脚都是。 真由子女王嘲笑我是个早泄的奴隶,连深雪也忍不住惊讶地说:「射得好快。」 
  「深雪,M男把你的脚弄脏了,去浴室洗干净吧。」
 
  深雪得到女王大人的命令,恭敬地磕头谢恩,快速起身进了浴室。虽然在我 面前是女主人的身份,但同时自己也在受虐,这对深雪来说也是很强烈的耻辱吧。 
  深雪去浴室后,真由子女王对我讲了讲这次「小测验」的事情。
 
  原来从明天开始,以真由子女王为首的几位SM爱好者,准备在某座别墅进 行为期一周的度假生活。这种SM度假在东方不太常见,但西方比较流行。当然, 这种度假从头到尾都充斥着淫靡的气息,平等的社会关系荡然无存,一切都围绕 着主人和奴隶的关系进行展开。
 
  这种「度假」由于其封闭性,可以模拟出一段时间内相对真实的主奴生活, 对SM爱好者往往充满诱惑。但可想而知,与之相应的,则是要求参与成员之间 的高度信任。不过对我的「测验」并不是信任方面的,真由子女王对我说: 
  「一对一的SM和多人有些区别,其他成员怕你不适应,这才有了今天的调 教。」
 
  深雪也是成员之一,据真由子女王说,总共好像是三位男性,五位女性。 
  「等深雪出来,咱们继续,能让我满意,你们就合格了。一旦合格,今天晚 上你和深雪就一起住在这里,明早我开车来接你们,直接出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5-26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