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龙襄](43-44)作者:oldtiger
[龙襄](43-44)作者:oldtiger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709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三章商子无情贾无义,今日始知国事艰
 
  紫苑意外地没有趁着龙襄洗澡进来偷袭,微微有些遗憾之余,龙襄也是难得 单单纯纯的好好洗了个澡。
 
  龙襄哼着缠绵的歌儿,将纯白色的皂角被按压在腻白如凝脂的嫩乳上,微微 揉搓间陷入其中,划出了一道道透明的泡沫——此方世界中,西域诸国早就有了 制造香皂的技术,只不过出于习惯,东方的贵家作坊里仍将皂角粉、玫瑰精油和 茶精添加其中,香味淡雅纯净,所以人们仍习惯称之为皂角。
 
  皂角的好处在于,并不会遮掩主人自身的香薰,反而会将女子天然的体香烘 托得更加明显,所以大多皆有天生香薰的贵家女们自然是更加青睐本土的皂角膏, 而非从西洋进口的香皂。
 
  只见龙襄双手拢着自己两只弹跳不已、滑不溜丢的肥美玉兔,揉搓得满是蔷 薇色,红嫩如鸽吻的乳尖早已挺翘起来,在主人指缝间若隐若现,不一会儿就被 半透明的泡沫所包裹。
 
  她的双乳继承了巫家的特点,即使未曾孕育,也会不断产乳,所以龙襄的一 对乳房有时不由自主分泌出丝丝乳汁,导致经常散发着乳香,让主人困惑不已。 所以每次洗澡,这对玉乳都成了主要的清洗对象。
 
  里里外外将乳沟、乳腋和双峰垂下时和肋部自然产生的缝隙都清洗干净后, 龙襄拢着右乳,凑到鼻端好生闻了闻,只可惜这么一抬不只有怎么刺激了淘气的 玉兔,一丝奶水缓缓渗出,害得龙襄不得不又是一番清洗——她的乳香事实上并 不难闻,反而有种让人安心的气氛,但龙襄早已习惯了女子的身份,装嫩可是必 修课,她可不希望社交时被人看出她早已身为人母。
 
  走出浴室,龙襄擦干身子后却没发现自己穿进来的浴衣,虽说有可能是侍女 拿去清洗了,但想到某个家伙,龙襄知道肯定并非如此。
 
  「紫苑,你这家伙!都这么大了怎么还玩这种无聊的恶作剧啊……」
 
  只见紫苑安静沉稳的坐在一袭浴衣上,一盏茶、一杆烟,仿若老僧入定般, 散发着微微的禅意——当然了,这得无视她屁股底下坐着的浴衣。
 
  「诶?才没有恶作剧,主公大人您在说什么啊~ 」
 
  龙襄看了看左右,发现四处无人,便毫不犹豫的放下了遮掩在三点的手臂, 像恶狗……像猛虎扑食般扑倒了紫苑。
 
  「你这笨蛋,快把衣服还给我啊啊啊!」
 
  「就、就算是主公大人,也不可以枪我的坐垫!」
 
  「你哪只眼睛能看出这是坐垫啊!?」
 
  这场撕逼大战持续了将近一刻钟,幸亏虞馆里没什么人,不然虞姬的名声可 要彻底完蛋了……
 
  争抢了半天,浴衣没抢回来,但却紫苑已是罗衫半解、娇喘连连,一对就算 是龙襄也要惊叹的丰满玉乳起伏连连,就连上面的微微汗迹都十分清晰,微微敞 开的衣摆无法遮掩两条修长的玉腿,这一刻的春色就连龙襄都怦然心动。 
  「怎么,主公大人对区区在下怦然心动了吗?」
 
  龙襄翻了个白眼,一把揪住浴衣,用力一扥,但紫苑却宁死不屈的扑在上面。 
  「哎呦!」
 
  紫苑四仰八叉的碰倒了茶杯,新砌的茶水四溢,沾湿了紫苑身下的浴衣。 
  「湿了啊……」
 
  「都怨你,一件浴衣而已有什么好抢的。」
 
  「才不是浴衣嘞!」
 
  紫苑欲哭无泪的展开衣物,的确不是龙襄之前穿的浴衣,而是一件白色的三 纹羽织。
 
  「明明是人家辛辛苦苦为主公大人准备的礼物,却被这样随意的糟蹋了,看 来人家在主公心中的地位也就是那样了吧,泣泣泣……」
 
  紫苑偷哭的时候,时不时还偷偷瞄她一眼,搞得她难得的愧疚感转眼就烟消 云散,然后一劈手夺了过来,道:「拿回去熨熨还能穿嘛,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就当是你偷走我浴衣的赔罪礼好啦!」
 
  「诶……我才没有偷嘞!」
 
  「说谎的话可是会长不高的呦~ 」
 
  「哼,在下的个子已经够高了!」
 
  「原来如此,所以才肆无忌惮啊……」
 
  就连龙襄自己的没有察觉到,她的嘴角四溢的,仿若前世时恣意张扬的笑容。 
  …………
 
  「啊~ 啊!不行啦!虞姬大人,臣妾做不到啊~ 」
 
  龙襄吊着死鱼眼,对眼前这个矮个子无良家伙的满地打滚撒泼毫无反应。 
  「你可是欠了虞国十万贯的欠款,快点还钱啊混蛋!」
 
  「诶嘿嘿嘿,这年头可是欠债的是大爷!老娘就不还怎么着了!」
 
  萝莉商人叉着腰,盘腿坐在地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呵呵,奴家可真是恭喜大爷您不用还钱了,请一路走好。」
 
  萝莉表情僵硬的看着龙襄杀气腾腾的慢慢拔剑,立刻毫无廉耻的抱住了龙襄 的大腿,悲痛欲绝的哭诉道:「不要啊陛下!人家、人家活的也是好艰难好艰难 哒!今年生意不景气,我家的船队还在海外遭了风暴,人家再这么陪下去就要去 卖身坏债了啦!」
 
  「那你去卖啊!」
 
  龙襄毫不留情的将凄苦萝莉甩到一边,要是被别人看见肯定会被认为是某家 贵族拔屌无情……
 
  「泣泣泣,没办法了,人家纯洁的身子,就要这样……来吧,用力凌虐我吧! 就让我以身抵债把~ 」
 
  萝莉凄楚的拉开了衣领,盈盈一握的玉乳含羞半露,精致的锁骨还有着丝丝 红晕。
 
  「老娘只要钱!就你这二两肉,一贯钱都抵不了!」
 
  萝莉立刻饱受打击,眼角渐渐溢出泪水,大声哭喊道:「虞姬大人,最讨厌 了!呜呜呜……」
 
  说完就拉都拉不住的泪奔了,速度之快简直一骑绝尘。
 
  「靠,还有这一手啊!」
 
  龙襄无力的坐在竹姬旁边,满脸消沉,而竹姬此时已经陷入迷离状态了,还 在不停傻笑。
 
  「诶嘿嘿嘿,这已经是第五十七家了,连一贯钱都没要到,看来大家都没钱 了呢!!!看来以后要露宿街头了呢!!!姐姐,我们趁现在逃跑好了~ 」 
  「我们逃了虞国可怎么办啊……」
 
  龙襄头痛的揉了揉脑袋,现在虞国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纸面上的债务财产 无法兑现,而国家发的债券却已经到了返还红利的时候……商人欠钱不还简直天 经地义,而国家欠钱不还后果可就严重了。
 
  当初龙襄和朝臣们设计虞国的经济体系的时候,所有设想都很完美,这几年 的运营也很顺畅,但没想到一遭到雪灾,立刻就暴露出原型。
 
  过去虞国依靠着连年增收的粮食和贩卖香之町的地产维持着体系的运转,但 前者因为雪灾而减产,而后者也因为房价大跌而破产,龙襄本以为抄袭自前世的 经济模式能在异界大放异彩,但事实却给了她重重一棒。
 
  「啊啊啊!不管了,大不了就和姐姐一起去卖身抵债好了!」
 
  竹姬刚发泄完,却发现龙襄一副颇感兴趣的表情,立刻震惊的接道:「不是 吧!你还真想啊!」
 
  「怎么?明明小竹姬每晚都要和那么多姐妹欢好,难道还会害羞不成?」 
  「但、但那是自己家人啊!被陌生人侵犯什么的……」
 
  竹姬脸红红的想象了一下,立刻抱住脑袋一阵呜咽,表示无法接受。
 
  「唉,没办法,为了虞国也不得不这么做啦……打出我虞姬的旗号多少也能 赚点钱吧?」
 
  「呜咕,淫乱的姐姐大人好讨厌!」
 
  说完,竹姬也头也不回的泪奔了,只留下龙襄饶有兴趣的盘算着自己卖艺又 卖身能赚多少钱……
 
  所以说,上位者什么的有时候也不好干啊。
 
  第四十四章风流虞馆俏佳人,柳暗花明故人来
 
  春意绵绵的暖风吹过虞馆内的重重帷帐,缠绵悱恻的嬉笑和呻吟让行人驻足, 恨不得立刻攀过围墙,一窥神秘春色。
 
  龙襄的双手被反剪到身后,一对随着节奏悬空摇摆的玉乳在不断地碰撞中变 换着形状,两朵挺翘的红梅摇曳出放荡的痕迹。
 
  噗滋噗滋……
 
  水色随着肉体的碰撞而四处溅射,汗渍和淫水随着龙襄蜿蜒的腰臀曲线缓缓 滑落。按照恩客的要求,龙襄摆出了母犬交尾的姿势任人蹂躏,虽然有些不甘, 但她的身子还是不断散发着淫浪的味道,每一寸肌肤都因被插入的快感而战栗着, 虽然龙襄不想承认,但她的确在和陌生人的性交中感受到了不同以往的快感—— 不需要考虑各自的身份地位,也无须对对方负责,心灵之间的距离反而释放了肉 体的束缚,让双方都可以尽情享受人类最原始的快乐。
 
  「啊、啊……真是绝美的妙穴,老身要射了,小妖精接招吧!」
 
  「嗯呀~ 请、请您不要在这种时候说奇怪的话啊!」
 
  龙襄心中不由产生了「啊被一个笨蛋干得这么快活的我可真是悲哀啊」这种 想法,但即便如此,在她体腔内激射的热流还是令她情不自禁的尖叫起来,被满 满的受精后便全身脱力般软倒在竹席上。
 
  「哎呀呀,这才两刻钟呢,老身可真是亏了啊,你这磨人的小妖精,都快把 老身攒了十年的精气吸光了!」
 
  龙襄翻了个白眼,努力跪坐起来后便将凌乱的长发勉强梳理的干净了一些。 
  用梳子将被干涸精液黏在一起的头发疏开,然后喷了一大堆百花露掩盖痕迹, 爱惜身子的龙襄这才才稍微安心了一点。
 
  「您要是稍微节制一点的话也不至于这样啊!」
 
  虽然获得了难得的休息时间,但早就「劳碌」了整整一天的龙襄还是被这个 一上来就全力以赴的家伙弄得很是疲惫。
 
  「诶嘿嘿,老身也是没有办法啊,难得见到了如此美妙的西国娇娃……不过 我也的确是有些自以为是了。」
 
  这个自称为老身的家伙看上去并不苍老,最多和紫珠一个年纪——但明明已 经到了应该对年龄敏感的年纪,但却总是「老身老身」的自称,真是豁达到了没 心没肺呢。
 
  「那么,您多大年纪了?」
 
  「啧啧,老身都已经五十一了,早就已经不会被你们这些毛丫头迷惑了!」 
  「哦?这位大人可真是伟大呢~ 」
 
  龙襄心里微微一哼,故意双手按在竹塌上,胸前乱晃的媚肉被双臂挤出诱人 沟壑,美妙的曲线让这个「老身」干脆利落的喷出鼻血。
 
  把没心没肺的老东西萌了一脸血后,龙襄很是自然的招呼久候的侍女进来收 拾残局。
 
  「喂喂喂!老身还没走呢!」
 
  「那就请喝些茶清醒一下吧,我可不希望一会儿叫人把您抬出去呢。」 
  这个惨遭嘲讽的家伙愤愤不平的想要反击几句,但想了一下,还是触头丧气 的任由侍女给她换上浴衣。
 
  「什么时候虞国的妮子都这么泼辣了……相比起来当年老身邂逅的那位贵人 可真是清丽优雅啊。」
 
  龙襄颇有兴趣的问道:「哦?贵客见过我国的哪位长辈?说不定在下也见过 呢。」
 
  「唉,你大概没见过吧,那位很多年前就英年早逝,她正是花之宫的上一代 当主,花之宫飞鸟。」
 
  龙襄很干脆的把茶喷了贵客一脸——以免呛到自己——然后赶紧帮她把气鼓 鼓的脸颊擦干净。
 
  「哈哈,抱歉抱歉,在下可真是没想到啊。您什么时候见过我……我是说那 位殿下?」
 
  她本不想回答,但看到龙襄近在咫尺的的娇俏容颜,还是忍不住想要吹嘘一 下。
 
  「哼哼,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不过告诉你也无妨。」
 
  然后,她露出了回忆的神色。
 
  「唉,当年的我,还是一个双十年华的娇俏少女,在一个仲夏夜的美丽夜晚, 遇到了那位在月下舞剑的人儿……」
 
  切,可真是千篇一律的开场啊。
 
  龙襄尽量把自己的不屑隐藏起来,继续言笑晏晏的听她讲述。
 
  「不愧是有着『飞鸟斩』称号的剑豪达人,就连天上飞翔的海鸥都会被轻松 斩落,那种神乎其技的技艺恐怕在下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吧……然后在下情不自 禁的上前搭话,好好接触之后,那位美丽的少女和我敞露心扉,想我道出了心中 的苦楚。」
 
  「『因为不善理财,所以町里的大家都快破产了,真希望得到帮助!』那时 的在下满腔热血,哪里忍得了这等人儿忍受折磨,便当场应允要将家中的财富给 她一半,以便帮她解决困顿!」
 
  「诶?还有这种事啊!」
 
  没想到妈妈当年竟然也会因为金融危机四处求人,该说不愧是母女吗…… 
  然后这位贵客露出了大家都懂的笑容。
 
  「诶嘿嘿,然后自然就是心存感激的少女为报恩而投于我的怀抱啦,但一夜 云雨后在下才想起来家里的钱都已经被我败光了,于是趁着她没醒就赶紧卷铺盖 跑了。」
 
  贵客突然发现虞国丫头手里的茶杯突然裂开一道缝隙,然后才注意到这个漂 亮女孩的嘴角颤抖着露出了一个可怕的微笑。
 
  「这位大人,您可欠本家您的一半家财呢~ 」
 
  她这才发现,这个姑娘的长相似乎有些与当年那位有些相似……
 
  …………
 
  虽然「请求」那个当年欠下母亲风流债的混蛋掏出一笔巨款,但对虞国的危 机老说仍是九牛一毛,接了整整半个月客的龙襄最后也终于放弃了这种聊胜于无 的补救方法——当然了,再次发现腹中胎动才是根本原因。
 
  虽说龙襄有锁阴的功夫,但就算这样也扛不住日日夜夜被人干啊……也不知 道肚子里的宝宝是哪个幸运家伙的种,让龙襄不得不再体验一遍十月怀胎的艰苦 过程。
 
  不过就算这样,龙襄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在外国草草降生,于是便在立夏 的时候做出了返回虞国的决定,但没想到在临行前,有人到虞馆指名道姓的要见 她。
 
  「啧啧啧,没想到真是你啊,亲爱的『花姬』殿下。」
 
  龙襄瞬间认出了来人,却是一位多年不见的故人:「卑弥呼!?」(详情请 见31章)
 
  「哼哼,您还真是认得在下呢,明明是当年夺走了咱的贞操就弃之不顾的薄 幸之人。」
 
  「诶嘿嘿,我当年也是有难言之隐的啊,您这般美丽可爱的女子,我怎么可 能就随便放掉呢。」
 
  卑弥呼哼哼着跪坐在龙襄对面,她这才发现这个少女宽松的衣物中已经十分 硕大的肚子。
 
  「你怀孕了!?」
 
  「哼,本想在下只是借着东国的凉爽夏季生子的,没想到竟然一来就见到了 你这家伙,可真是出门不幸呢!」
 
  龙襄仔细一算,九个月前不正是自己和卑弥呼初遇的时候吗?
 
  似乎发现了龙襄的想法,卑弥呼有些不耐烦的挥舞着扇子说道:「你这家伙 就不要猜了!我的孩子的确是你的种,但你可别想借此要挟我!」
 
  「怎么可能,我龙襄可不是那种人!不过我可不希望我的孩子被讨厌我的人 生下来呢,我们和好吧,小卑弥呼~ 」
 
  「啰嗦!明明把咱弃之不顾的就是你,竟然还腆着脸要和好!没见过你这样 的笨蛋!」
 
  龙襄看着气鼓鼓的小家伙,心中忽然很是怜爱——明明是和雪代差不多年纪 的小女孩,却已经必须承担怀孕生子这样的负担,想必心中一定是无比彷徨恐惧 的吧……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自己必须承担这份责任。
 
  于是龙襄立刻顺着自己的心意丢出直球,她不顾女孩的挣扎,强行把卑弥呼 搂在怀里,一边安抚般吻着她的樱唇,一遍温柔的抚摸着她隆起的小腹。 
  「可恶……毫无廉耻……呜咕~ 不许,不许你再这样欺负人~ 」
 
  「哭吧,卑弥呼把一切悲伤和恐惧都丢给我就好。」
 
  「呜呜呜……明明是个讨厌的家伙,竟然说这么恬不知耻的话!」
 
  话是这样说,但龙襄充满母性的怀抱还是让卑弥呼尽情的哭泣起来,直到半 刻钟后,卑弥呼才渐渐安静下来,似乎是睡着了。但喷在自己胸脯上的呼吸还是 让她知道这个女孩还醒着,只是不好意思抬起头而已。
 
  「卑弥呼,再赖下去的话太阳就要下山了呦~ 」
 
  「哼,明明刚刚还说让咱把悲伤丢给你的!就用你这对下作的胸部发泄吧!」 
  然后,卑弥呼立刻将小手伸进了龙襄衣襟,一手一个的抓住了两颗弹软肉丸 揉搓起来。
 
  「我捏我捏我捏!唔呼呼,明明只是几个月不见,乳头就已经变得这么大了, 坑定没少叫人捏吧!」
 
  「才不是呢,虽然的确没少让人捏,但这是因为怀孕啦!卑弥呼也是一样, 要是想亲自为宝宝哺乳的话,就在生孩子前好好把奶嘴捏成方便的形状吧。」 
  龙襄好气又好笑的任由卑弥呼率性的玩弄自己的乳房,但她也不是好欺负的, 顺手便从卑弥呼身后拢住了她的一对因为孕身而变得绵软的翘臀,像揉面团一样 将手深深陷入其中,弹软臀肉挤压着本就湿腻的幼穴,淫肉摩擦中,卑弥呼喉间 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可爱的呻吟,不一会儿就被「挤」出了淫水。
 
  「坏蛋,你又把咱弄成这样了,这回可要好好负责呦!」
 
  卑弥呼解开自己的罗衫,圆沃沃的白皙孕腹下,一根异于常人的怒龙狰狞出 鞘,光是用龟头指着自己,就令龙襄浑身酥软不已。
 
  可二人此时一个新孕一个待产,都不是交合的时候,于是龙襄便教身子不变 的卑弥呼躺下,自己跨坐在卑弥呼头上,俯身将卑弥呼的怒龙含在嘴里舔弄吸吮, 而卑弥呼也有样学样,有些生涩的仰头将龙襄分身含在喉中,有些被动的任由阳 根在自己白嫩的喉咙里进进出出。
 
  因为身形上的差距——龙襄至少比卑弥呼高一尺还多——龙襄可以很方便的 用自己的胸部为卑弥呼乳交,于是便自然而然的用自己雪糯的双峰夹住她的阳根, 看着卑弥呼情不自禁的挺弄着腰肢,虬龙般鲜红的龟头在自己乳沟间进进出出, 龙襄含住龟头,让麝香般浓烈的味道溢满喉间,她不禁意乱情迷,扶柳般腰肢一 挺便将阳具齐根没入卑弥呼深喉,几近窒息般的感触和身体愈加浓烈的性感令怀 孕的少女身子不由战栗起来,不一会儿就精关一震,大股浓精从龙襄唇畔溢出, 突如其来的浓烈腥臊苦楚味道令龙襄也不禁下身一挺,将汩汩潮水满满的射入卑 弥呼喉中。
 
  「咳咳咳!咱,咱要死了……」
 
  「不会的不会的,都咳出来就好。」
 
  龙襄愧疚的帮卑弥呼拍着后背,幸亏几天自己夜夜操戈,出精量已然不多, 要不然非得真让卑弥呼被精液淹死不可。
 
  「恶,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咱家这种乡下人可从来没干过这种事……」 
  「嘛,小卑弥呼不也玩得很开心嘛?」
 
  龙襄指了指自己唇角和胸部上满满的白色浓浆,然后很是色气的用手指钩挂 着精液慢慢含着吞下。
 
  「嗯~ 不管体内还是体外,都已经是卑弥呼的味道了呢……」
 
  「好了啦,不要再说了,好羞耻的说!」
 
  不过,经过这次好好地「深入交流」后,还有些怨气的卑弥呼总算是原谅了 龙襄。之后她把竹姬和雪代都介绍给卑弥呼,几女之间意外的其乐融融,这恐怕 也是因为她们早就习惯了龙襄的干脆直接吧。
 
  「哼哼,真亏你这个笨蛋能当上一国之君呢,把自己的国家搞得这么乌烟瘴 气,笨蛋程度在诸国之中也算是首屈一指了。」
 
  卑弥呼在听完龙襄的诉苦之后,毫不留情的予以抨击。
 
  「诶!不要当着本人的面说我坏话好不好!我也是有自尊的!」
 
  「把小女孩弄怀孕的变态姐姐大人就请不要发言了。」
 
  龙襄看了一眼竹姬背后冒出的滚滚黑气,立刻选择老老实实的缄口不言。 
  「那么,卑弥呼酱有什么办法吗?虽然母亲大人是个把小女孩弄怀孕的变态 妈妈,但这半个月为了国家付出的努力还是有目共睹的啊。」
 
  为什么都要强调一下把小女孩弄怀孕这件事啊!
 
  「唔,也不是没有办法啦,岐山馆的媚娘是咱的朋友,想必那个土财主能帮 上忙吧!」
 
  「诶诶诶诶!」
 
  在众女的惊呼中,卑弥呼有些奇怪的看向她们,显然对昝琦家和花之宫家的 累代恩怨并不清楚。
 
  (想知道杨过是怎么写小说的吗……)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10-18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