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妖女榨汁](榨精文)(40)作者:XHSQDTN
[妖女榨汁](榨精文)(40)作者:XHSQDTN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29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章
 
  2。
 
  等等,少年止住想要前冲的脚步。刚刚还那样的现在飞扬跋扈的她现在却又 装作走投无路的样子。少年抬起头去,黑暗之中一名蜘蛛型的女性感染者正冲他 微笑,四只异常修长的蛛足撑着一张白色蛛网,等待着自己的大驾光临。 
  「啊啦~ 这样就没意思了呢~ 毕竟我的近战能力可不如你呢……」女性轻笑 一声。
 
  「你走吧~ 我保证不偷袭你……」
 
  「怎么?~ 还想与我大战300回合吗?……如果是床上姐姐会很乐意相陪 的~ 」
 
  「你上不来~ 我也不下去……你只能干瞪眼~ 与其和姐姐我僵着不如去找点 其他事做……」女性打了个哈气,伸了伸懒腰。
 
  「……」
 
  她想的真是开啊……
 
  少年板着一张脸,摇了摇头,看着角落中化为黑丝的女性,转身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就是隐藏等待柳樱的消息了。再次之前先去牢房里混混吧。
 
  「哈……哈。」
 
  一道黑色的身影快速的闪烁在丛林间。
 
  「能不能放我下来……我快被颠死了。」被拦腰抱着的黑衣有气无力的说道。 
  带着斗笠的少年并没有回答他,继续朝前跑去。
 
  他们经过后不到半xiao时,两个成熟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里,她们嗅着空 气,继续朝前追去。
 
  「还好在那个黑衣身上下了气味追踪~ 不然早就被甩了……」
 
  「嗯……不用太着急~ 我们只要远远跟着就够了……」
 
  两个成熟的女性有说有笑的追着那个气味跑了起来。
 
  黑衣甩着胳膊,黑色的毒素还在体内。
 
  「该死,坏死病毒果然名不虚传。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活动,再颠下去胃都 要颠出来。」他咬了口嘴里的东西,看了眼站在树顶观察地形的少年。
 
  「我们快要进信号隔离区了,之后我们会再联系的。嗯,确定的一共有三名 女皇亲卫。两名正在追踪我们。」带着斗笠的少年按着耳麦淡淡的道,嚼了一口 食物努力恢复体内的力量。
 
  天色渐晚。基地中睡着的少年们醒了过来,他们今晚上还有一场硬仗需要打。 
  「喂,唐刀。给你。」狙击将手里的一张名单递给了刚刚从沙发上坐起,正 在揉着头发的少年。
 
  「嗯?今年的阵亡名单吗?」唐刀打了哈切,接过纸张从沙发上下来,走向 卫生间。
 
  一个近期的名字进入了他的眼中,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一周前于馨甜森林深处调查感染者暴动而被俘……五期15号……半切。」 少年的拳头猛的握紧,最终无力的松开。他叹了口气,眼神黯淡的走进了洗手间。 
  洗漱完后他坐在沙发上望着名单上的照片出神。
 
  许久才挠着后脑勺,无力的朝后倒去。
 
  那个从训练时就一直与自己对不上眼互相比拼的少年已经……
 
  「要走了,别太伤心,说不定你什么时候一失误就能和他见面了呢。」狙击 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这也是安慰人吗?哼。我还不想死呢,即使是我的保质期过了我也会逃 走。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奇妙的东西等着我亲眼去看呢。」少年淡淡的说道,他 伸出了一只手,遮挡住灯光。
 
  「那可说不定。谁都不想就这么嗝屁,但事事又是我们能决定的吗?」狙击 叼着特制的螺丝起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贴满画纸的狙击枪。
 
  「喂,如果必须死的话你会怎么选?」唐刀百无聊赖的问道。
 
  「当然是死在感染者的身上咯~ 最好能选个棉袜系的,那样能享受好久呢。 你呢?」狙击同样一副无聊的样子回答道。
 
  「同样……无法黎姐那些前辈们是怎么想的。比我们多两年工作经验却一个 个想不开。」唐刀摇了摇头道。
 
  「谁知道,准备准备吧,『首脑』说今晚那些感染者们要有大动作。」 
  「大动作?她们不是一直在前哨站那块闹吗?」
 
  「嗯,虽然是这么说,但谁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也许今晚她们会来偷袭这 个驻防地呢。」狙击擦着枪道。
 
  「怎么可能,这里和前哨站怎么说也隔着一座大山,她们要是从公路上来会 被发现没有掩体只能当靶子。从山上下来也会被夜晚照明的灯光看见。」唐刀从 桌边取来三把刀,挨个的拔出来翻看。
 
  狙击点了点头,两人继续准备,唐刀随意的翻看后就把刀合上与狙击一起将 子弹塞入弹夹。
 
  少年塞号最后一颗子弹,将弹夹抛给狙击,被他轻松接下插在了身上的口袋 里。
 
  「嗯……好了。我们先去集合吧。」
 
  数辆越野车载着十几名少年开出驻防地,数间的幽绿色眼睛将一切看在眼底。 
  坐在椅子上的少女闭着眼睛享受乌云间难得射出来的一抹阳光。
 
  她睁开眼睛,慵懒的拿起一颗棋子直接越过正在棋局上对峙的两军,几乎横 穿了棋盘,落在了对面的右角上。
 
  「biubiu……」嘴中发出呼声,xiao手中的白棋推倒了黑棋。 
  「两xiao时后让妖花们释放黑幕毒雾……剂量要比昨天的淫毒大一倍~ 一定要影响到前哨站哦……」
 
  「你带着伪装者部队出发吧……到达目的地后等黑雾的消息……今晚是你们 的舞台~ 尽情的玩耍吧……」xiao女孩可爱的笑着,挖起一勺旁边盛放的蛋 糕放在口中,露出满足的表情。
 
  「请期待我们的战果吧……公主~ 」身后的xiao女孩捻起裙摆,甜甜的 鞠了一躬,身形隐匿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
 
  「当所有能感知隐身系的改造人都离开后~ 你们又该如何处理呢?……」x iao女孩开心的轻笑着,端起一边的蛋糕xiao口的吃着。
 
  「我也要准备一下了……」她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将盘子上仅剩一颗樱桃含 在了嘴中,轻哼着离开了。
 
  「两天晚上靠着偷袭造成这个数量的损失,我不信她今晚也会这样平凡的度 过。她肯定会有大动作,要么击中火力吃下某个前哨站,要么绕过前哨站偷袭驻 防地。我更加倾向于前面的选项,如果偷袭驻防地一旦失误容易陷入前后被包夹 的境地,而且这个驻防地与A线前哨站离的并不是很远,只需要20分钟的疾行 就可以赶到。」少年站在讲台后道。
 
  「那她们如果偷袭骤雨驻防地呢?」一个军官站了起来,指向标识着狂风驻 防地下方的另外一个娇xiao的驻防地。
 
  「这我也有想过,但那个地理位置实在是太好了,她们怎么出现都会被察觉, 从而被包夹集火。」少年答道。
 
  「如果有特殊能力的感染者呢?」另一个军官起身问道。
 
  「嗯……」少年迟疑了一下道:「现在已知的蜘蛛系感染者并没有那个能从 超远处发动攻击一下子击溃一个驻防地的。有能影响磁场信号的干扰者和短暂隐 身的袭杀蜘蛛。但那些感染者们的数量都太过稀少,个别并不能影响战局。」 
  「所以现在的情况还是增派改造人去B线的前哨站协助防御,特制的防毒面 具也分发了下去。今晚有雾,但有改造人们协助所以并不是很害怕毒雾的侵袭。」 少年指尖轻敲指挥棒答道。
 
  「另外。今夜还有一支40人组的改造人突袭xiao队会从驻防地出发, 支取天雷驻防地!给予她重要的一击!为了今晚的大动作她绝对不会放过多的守 卫在那个巢穴。这一击如果正中红心可以一锤定音这场的战争,即使失败了,也 能逼迫她们一部分感染者回放,保证前哨站们的安宁。」
 
  「就这么让你的伙伴去吗?」赵长官忍不住问道。
 
  「我相信他们的能力。」少年微微一笑。
 
  「那么各位还有什么意见或者疑问吗?」少年环视了一圈。
 
  下方众人都摇了摇头。
 
  「那么就按部就班,各位先去休息一下,以应对夜里的战局情况。」少年拍 了拍手,下面的众位军官站起身来,离开了房间。
 
  房间中再次只剩两人。
 
  「真的放心让改造人们去吗?」
 
  「嗯……这是我们的任务,同样也是我们存在的价值。」少年沉吟了一下继 续说道:「即使是我的预料失误了,他们也不会受太大的损伤。只要感染者一方 没有资深者就无法留下太多的改造人。」
 
  「现在害怕的是一个她们布局的问题……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但我们对 她们的了解也仅限于那三个资深者。其他的大部分感染者根本就没有出现在视野 中,不了解配制的战斗很难打,往往需要吃上一两个亏,全面被压制都不是不可 能。只能看她怎么运用这个问题让我们吃亏了。」少年轻叹一声。
 
  「现在的我们已经处于劣势了。今晚她是会直接明牌打我们个措手不及,还 是留着她的底牌在最关键时刻运用。」少年揉着太阳穴,闭上眼睛。
 
  「她明牌的话接下来就可以防备一手,也可以激进些进攻。但如果她沉得住 气怎么办?」青年转头问道。
 
  「那只能陪她慢慢玩了。」少年耸耸肩,扭着脑袋离开了房间。
 
  「晚上还有事啊~ 现在先去吃点东西吧。」
 
  天色彻底的黑了下去,灰蒙蒙的乌云挤成了一片,遮挡住天外的机械眼,也 为下面的人提供了良好的保护。
 
  几名持枪的士兵拿着手电筒照过漆黑的树林,光线射在树枝上,照出青灰色 的树皮。
 
  「没有感染者,我们走吧。」
 
  「巡逻结束,E队没有发现感染者!」走在中央的一名士兵对着耳麦说道。 
  「Exiao队准备归队!请长官下达命令!」他对着耳麦又说了一句,然 后转头对着身后的士兵招了招手。
 
  「巡查结束,我们撤。」一队的士兵井然有序的离开了。
 
  细xiao的声音远离而去,森林中又恢复了寂静。
 
  树干处凭空亮起了一对粉色的大眼睛。
 
  「嘻嘻~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啊……有点饿了呢~ 」稚嫩的声音传来,黑暗中 接连亮起了上百双粉瞳。
 
  「等公主的消息……先别急~ 到时候有你们分的……」
 
  稚嫩的声音接连响起,叽叽喳喳的响成一片。少女们稚气未脱的声音聚集在 了一起,讨论着马上要发生的事,和一些昨晚上发生的淫靡事情,嘻嘻笑笑的声 音带着些许魔性。
 
  「别吵了~ 安静些~ 被发现可就不好了……」少女的声音带着一丝威严,周 围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这次任务公主对我们抱有很大的期望……也给了很多的报酬~ 所以~ 绝对 不允许失败!……知道了吗?~ 」
 
  「嘻嘻~ 明白了……」嬉闹声又吵了一阵,安静了下来。
 
  夜深了,凌晨时分的时间难熬无比,即使是久经训练的士兵也不由得稍稍迷 糊。
 
  「那是什么!」站在哨台上的士兵指着西方,黑色的雾气正在朝这里涌动。 
  「敌袭!全员上防毒面具!做好战斗准备!」一个稍稍稚嫩的声音在士兵中 响起,一名少年闭上了眼睛,黑色的在视野中满是淡淡的粉红,以至于看不清其 他感染者的痕迹。
 
  「切!」
 
  「报告!前哨站来电!诡异的黑色大雾遮蔽了视野!能见度不到5米!改造 人们也无法感知雾后的感染者动向!」士兵走进门来声音响亮的说道。
 
  「通知他们加强守卫,全员戒备感染者来袭。但不要把神经绷紧,轮流上哨 台防守戒备!」少年面色严峻的道。
 
  「是!」士兵接到命令离开了房间。
 
  「来了。」少年眯起眼来。
 
  「驻防地也要做好战斗准备!她们有可能借着黑雾遮蔽视野绕过前哨站来袭 击这里,有黑雾的阻挡前哨站也无法派兵增援。」少年啧了一声。感染者们的把 戏他知道不少,这种黑雾还是第一次听说,她们一定还有不少秘密武器。 
  「总感觉有点不妙了,她们敢这样运用毒雾那就说明她们一定还有其他的秘 密武器。」少年的眉头锁了起来。
 
  半xiao时后黑雾传到了驻防地,士兵们带上了防毒面具。少年坐在房间 中思考着。
 
  森林中亮起了一双紫色的瞳孔,她看了眼下面弥漫的黑雾。
 
  「行动开始!~ 」
 
  一只xiao手出现在了半空中,白色的物体聚集在上面形成了一个眼罩, 眼罩蒙上了紫色的瞳孔,让瞳孔也消失在了空气中。
 
  森林的各处亮起了粉色的眼瞳,很快也消失不见。
 
  「沙沙……」树叶被触动的声音微微响起,xiao草被踩下,留下一个个 娇xiao的脚印。
 
  前哨站中亮起了数个巨大的探照灯,努力的驱散黑雾,照亮些许的空地。 
  「真是鬼天气。」一名士兵忍不住抱怨道。
 
  「跟天气什么关系。」
 
  「要是是晴天还会出现这种事吗?感染者连巢穴都不敢出。」
 
  「安静!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另外一名士兵突然低声吼道。
 
  寂静持续了一会儿。
 
  「老王你不是出现幻听了吧。」士兵一边说着一边端着枪朝那边冲去,探照 灯也照了过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切,真是幻听了。」士兵收回枪械,回到原位继续xiao声的吹牛逼。 
  无形的轮廓从他们身边经过,朝着他们做了个鬼脸,然后继续行进。
 
  上百个人形随着黑雾进入了驻防地,里面的人丝毫没有察觉。
 
  「吱……」
 
  「谁!」电脑旁的士兵直接举枪走了过去,坐在电脑前的人也纷纷拿起枪来, 对着门瞄去。
 
  几名士兵在门口左右看了看,收起了枪,做了个没人的手势。
 
  「今天的风儿有点喧嚣。」坐在电脑前的通讯员摇了摇头,放下枪戴上耳机 继续盯着电脑。
 
  于此同时,驻防地里的几个通讯点都被「风」吹开了门。
 
  黑雾将这个驻防地分割成了无数块,也为潜藏在黑暗中的家伙们给予了最好 的机会。
 
  站在通讯兵旁的两名士兵突然觉得xiao腹一疼,低下头去却见一把白色 的匕首插进了肚中。一张xiao脸凭空出现在了半空中。
 
  「嘻嘻……晚上好~ 」她微笑着拔出了匕首,匕首的刀刃消失不见,士兵的 xiao腹中一团白色的丝袜在蠕动。
 
  「唔!」他咬牙端起抢来,力气迅速脱离,他的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双手 的力量也快速的消失。
 
  通讯兵们举起枪械回头,却什么都没看见。
 
  「在看哪儿呢?~ 哥哥~ 」甜蜜的声音仅在咫尺,xiao腹一痛,力量快 速的流逝。
 
  「啊……」通讯兵猛的将手伸向了按钮,却在半空中触碰到了柔滑温暖的物 体。空间扭曲了起来,一具youxiao的身躯凭空出现在空中,她甜甜的笑 着,将匕首拔出。
 
  「敌。袭……」士兵没说完就晕了过去。
 
  两个xiao萝莉相视一笑,隐去身形。于此同时所有的通讯点都出现了类 似的情况。
 
  「A1xiao组完工咯……」
 
  「A6也是!~ 」可爱动听的声音在脑中响起,当xiao组们尽数完成后, 少女摘下了眼镜,露出了一双紫色的大眼睛。
 
  「动手!~ A组继续占领通讯室……B组行动!~ C组动起来~ 替B组擦屁
 股……」
 
  「姐妹们!……尽情的玩耍吧!……」
 
  娇笑声在脑海中响起,然后渐渐隐去。
 
  紫色的眼瞳看向一栋亮着灯光的屋楼,再次在黑雾中隐去,丝毫没有声响的 摸向了屋子。
 
  房间的门被风吹开,坐在位子上的青年眼神一凌,抬手就是两枪。站起身来, 反握军刺垫在手枪的下面。
 
  警惕的朝门口一点点移动。
 
  他将门关上,稍稍的松了一口气,正要换弹夹之时脑中闪过一个问题。 
  警卫员呢?!
 
  他正要反应是,手腕一疼,他下意识的丢掉了手枪,巨力将他整个人举了起 来,狠狠的摔在地上。
 
  「呜啊。」他眼前一黑,反应过来时,一名穿着紫色紧身衣的xiao女孩 骑在了他的身上,蜘蛛形的花纹紧身衣将她youxiao窈窕的身段尽数显现 出来。
 
  紫色的xiao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李营兵是吧……我希望你能跟我走一趟……」甜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x iao脑袋与他的头互相交错,xiao女孩张开了粉唇,咬向了他的脖颈。 
  他刚要反抗的双手像是触电一般,抖动了两下,失去了动静。
 
  紫色的xiao女孩消失在了空气中,青年被凭空举了起来,离开了房间。 
  站岗的几名士兵聚在一起,淡淡的香甜钻进鼻中,一名士兵短暂的愣了神, 只听见一声甜美的笑声,疼痛感从腹中传来,一下刻便化为了快乐。
 
  「唔……」
 
  其他几名士兵也同样闷哼了一声,软到在地上。
 
  阴影中的少女走向下一个哨岗。
 
  淡淡的香气传入鼻中,一名士兵直接转身,一个肘击狠狠给了身后的少女来 了一下。
 
  「嗯哼~ 」少女闷哼了一声,消失在了黑雾中。
 
  「老王……」战友的呻吟之声传来,士兵拔出军刺原地旋转一圈,一手摸向 解毒药剂,快步冲了过去,将药水给他喂下。
 
  等了一会儿却丝毫没有反应。
 
  「放弃吧……这是寄生病毒哦~ 」活泼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 一阵凌厉的破空之声,老王直接转身将军刺划去。
 
  「叮!~ 」
 
  「呀~ 哥哥好厉害呢……」嬉笑声从周围传来,破空之声朝自己袭来,士兵 滚了一圈,拿出枪械就是一顿扫射,他朝别的哨岗看去。
 
  「嘻嘻~ 放弃吧~ 我们会好好疼爱你的……」xiao女孩们嬉笑着再次袭 来,士兵举枪便扫,同时朝探照灯出跑去,将自己置身于强烈的灯光下。3个y ouxiao的身形出现在了灯光下,一晃便又消失。
 
  「找到你们了。」士兵举枪扫去,传来了两名少女的闷哼声。
 
  粉色的液体滴在了地上。
 
  士兵直接从口袋里摸出了一部手机,扔到扫光子弹的枪械,拿着军刺,随时 戒备。
 
  灯光突然消失,周围的黑雾袭来,同时的还有数把娇xiao的匕首。 
  「叮叮!~ 」男人借着感觉顶开了两把,侧身被另外一把匕首划破了皮肤。 
  他起身便跑,朝着下一个探照灯跑去,一边举起手机,在上面滑动。
 
  快点!快点!!
 
  老旧的手机有些卡顿,让他十分痛恨当时没有买个新的。
 
  皮肤被破空的匕首划破,粉色的毒液流入体内,双腿疲软了起来。他飞扑向 灯光,同时捡起倒在旁边的战友枪械,指着空气,大口喘息着。
 
  号码也拨了出去,正在等待接听。
 
  「嘿……」一个xiao女孩的身形从灯光外,飞快的朝他飞来,扑进他的 怀中。张开xiao嘴就咬向他的脖颈,他的两只手也被两只xiao足牢牢踩 住,灯光的照耀下,一个稚嫩的xiao女孩正张开双腿踩在他的身上,扑进怀 里的xiao女孩也将毒牙刺入了他的皮肤中,紧紧抱住了他。
 
  电话……
 
  他睁大了眼睛,努力的摇着头,乏力的感觉传来。
 
  「安心吧……这个好像没有用了呢~ 」温柔的声音从一边传来,一名看上去 柔柔弱弱的少女捡起了吊在一边的手机,放在了不属于稚嫩年龄段的丰满胸部中。 
  xiao女孩抬脚踩向了他的脸颊,淡淡的香气传入他的鼻中,困倦瞬间将 他淹没。
 
  几名xiao女孩簇拥着丰满的少女再次消失。
 
  短暂的十分钟过去了,黑雾下的驻扎地死气沉沉,没有丝毫的生机。数百名 士兵被堆积在了广场上,一百名穿着紧身衣的xiao女孩围在这里。
 
  「快点~ 快点!~ 按照公主的指示!~ 」紫瞳的少女站在了中央,她找过一
 名xiao女孩,踢了踢脚边躺着的军官。xiao女孩对她点了点头,扛起青 年就朝着驻扎地外跑去。
 
  「快点行动!~ 」她一遍遍的催促着,感染者们分为了几队扛着士兵们朝着 森林中跑去。
 
  「A防线全面收到进攻!B- 1、B- 2、B- 3受到大xiao不一的进
 攻!」一名士兵走进房间报告道。
 
  「持续防守。」少年冷着脸道。
 
  于此同时,一队由40名少年组成的队伍,快速的在森林中穿行着。
 
  队伍里一名少年举起消音手枪对着黑暗中的某处就是一下。
 
  「已经是第134个了。」他喃喃道。
 
  「能养蜘蛛做眼线的能力我也好像要啊。~ 」耳麦中的声音抱怨道。 
  「别说话,加快速度。」少年皱眉道。
 
  「今晚的任务事关重大,决不允许失误。」他冷冷的说道,再次对着阴影开 了一枪。
 
  「是!」低沉的声音传来。
 
  一行人井然有序的朝着废弃的建筑群行去。
 
  「哼哼……哼哼哼~ 」愉快的歌曲在房间内轻轻响起,xiao女孩坐在椅 子上轻柔的梳理着自己银白色的长发,xiao脚轻轻荡着。注视着眼前被摆的 杂乱的棋盘。
 
  一只xiao蜘蛛在她的肩头显得很无力。
 
  「嗯~ 今晚麻烦你了……一会儿会给你很多的营养液~ 所以你的孩子就放心 的交给我吧……」她伸出xiao手指抚摸着蜘蛛。
 
  一名感染者潜藏在黑暗中注视着眼前的森林,另一双眼瞳从她身后亮起,捂 住她的嘴巴,匕首划过脖颈。他从黑暗中出来,对着下面挥了挥手。一群少年从 森林中冲了出来,轻巧的走在满布蛛丝的地面上。
 
  「那里!」少年看着眼前的屋楼,在一栋类似大车库的屋子内发现了一个大 点。
 
  「哼哼哼~ 」xiao女孩将发丝撩至脑后,门被撞开,数名少年涌入屋中, 拿枪指着独自一人坐在屋中的xiao女孩。
 
  「来了~ 来和莉朵玩了吗?……」
 
  「砰!」子弹停在了xiao女孩眼前。
 
  「啊啦~ 这样凶残的大哥哥可是不招人喜欢的哟……」莉朵捂嘴轻笑道,银 色的眼瞳朦胧的看向众人。
 
  「周围没有其他感染者。」又有数名改造人进入了房间,几乎所有的人员站 在这个空旷的屋中盯着眼前的少女。
 
  一名少年咬着牙冲了上去,拿出军刺划开眼前碍事的蛛网,径直朝xiao 女孩走去。
 
  「真是的~ 大哥哥们真是没有耐心啊……」莉朵沮丧的打了个响指,地面突 然一软,众人迅速朝别处奔走,房顶的上空降下一张蛛网,快速的下落。地面凹 下去一个大洞,下面是一张巨大的蛛网,黑暗中亮起无数双瞳孔。
 
  数名少年落入了蛛网中,白色的蛛丝从旁边喷射而出将他们裹住。蜘蛛型的 感染者们也顺着蛛丝走向了他们。
 
  大部分的少年被眼前的情况弄的有些手足无措,头顶上的蛛网在快速下落, 一旦这张蛛网罩下去,所有人都难以逃脱。
 
  「切!」少年回头看了一眼,咬牙朝她冲去。
 
  「全员撤退!别被留下!不要管被抓的队友!」他大吼一声,拿出手枪对着 xiao女孩一阵猛射,子弹尽数被挡在眼前的无形之网上。
 
  还没落入网中的少年们开始撤离,他们知道,眼前屋中的局势已经不是他们 能掌控的了,留下来只是增加被俘虏的人数而已。
 
  少年拿着军刺不断劈开眼前的蛛网,一点点朝xiao女孩接近。
 
  「毒液哥哥吗?……」xiao女孩说出了少年的代号。
 
  「毒药哥哥他一直都在念道你的名字呢……」她玩着手指道。少年的脚步顿 了一下,一个身影从阴影中悄悄的抹了过来。
 
  「在他死之前哦~ 」莉朵可爱的眯着眼笑了起来。
 
  「混蛋!」少年怒火中烧,开启觉醒疯了似的朝她冲去。
 
  「嘿嘿嘿……」xiao女孩舔着手指头开心的笑了起来,丝毫不在意眼前 愤怒的少年。
 
  前冲的少年突然腹中一痛,双脚被东西绊了一下倒在地上。
 
  「队长!」还未扯出的改造人举枪就扫,子弹被尽数挡在蛛网上。
 
  「可恶!」眼前横亘着的巨大空洞让他们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洞中的伙伴 已经深陷柔软的怀抱中,感染者们也从里面钻了出来。
 
  「快走!不要回头!」倒在地上的少年大吼了一声,刚要起身便有重物坠在 了他的后背,将他压了下去。
 
  身后的女性死死的将他按在身下,少年低吼一声,顶着她的力气爬了起来, 朝正饶有兴趣看着自己的莉朵冲去。
 
  刺痛从背上传来,又有一名感染者坐在了他的背上,压力徒增一倍。他咬着 牙朝前冲。
 
  觉醒的时间终究是到了,力量快速的退去,与之而来的是深深的疲惫与无力。 他掷出的武器停顿在了少女面前,他也终究倒在了地上。
 
  「啪啪啪……」xiao女孩欢笑着鼓起掌来,她从座位上跳了下来,蹲在 少年身边。
 
  「好厉害啊……差点呢~ 只差一点就可以杀死莉朵了……」
 
  「嘻嘻~ 公主想怎么处理他?……」两个youxiao的身影出现在了少 年背后。
 
  「嗯……带到我的房间来~ 」
 
  「毒液哥哥~ 你很想杀掉莉朵吧……那莉朵就给你个机会哦~ 」xiao女 孩轻轻的耳语道,她甜甜的笑了起来,站起身来转身离去。两名少女架起少年随 之而去。
 
  逃出的少年们在察觉到黑暗中大量正在朝他们袭来的感染者后,选择了退去。 
  「可恶!怎么会这样!」副队长咬牙低吼道。
 
  周围的队员显得都有些丧气。
 
  「快点回去,大家加快速度。」
 
  「咻!~ 」破空之声传来,一名避之不及的改造人倒在了地上,身上被大量 的白色蛛丝裹住。
 
  「嗯哼哼~ 既然来了~ 就留下来做客吧……姐姐们会好好招待你们的……」 妩媚妖艳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大量感染者从四周涌现而出,将少年们围在了其 中。
 
  「大家跟紧我!由我担任队长的职位冲锋!」队长眼神一凌,很快就做出了 反应,他挥起手中的大刀冲向感染者们。
 
  「嗯哼……」无数轻蔑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带着些许淫靡的娇喘,阵阵 传入少年们的耳中,一点点剥去他们的力气。
 
  「报告!」通讯员冲了进来,脸上有着些许的惊慌。少年眉头一皱,知道事 情不好了。
 
  「五分钟前,感染者对于前哨站的进攻突然全部停止了!现在不知道在何处。」 
  少年面色一变,最终叹了口气。
 
  「中技了……那边也应该早就有准备了,这一次估计是要全军覆没了。」 
  门外又冲进来了一个士兵。
 
  「报告!骤雨驻防地失去联系!无法联络上那里的通讯!摄像头由于天气的 原因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少年站了起来,脸上阴晴不定。
 
  「她亮牌了。只是这张牌太大了。」
 
  「派十个xiao队去骤雨驻防地探个究竟,一定要快!还有,立刻让B线 前哨站的改造人去接应一下。」
 
  「哈……哈。还有几个同伴?……」
 
  「12个,刚刚有至少10个人被冲散了,她们的人数太多了……」少年咽 下干涸的唾沫,刚刚经历了激烈的争斗,现在喉咙里像是冒烟一样。
 
  「继续……不要回头,她们快追上来了。」副队长看了眼身后幽暗的森林, 粉色的瞳孔和妩媚的笑声隐约仿佛就在身边,能见度极低的大雾让他们无法感知 到感染者们的痕迹,不得不随时保持警惕,这种状态一旦持续很容易疲惫。 
  「切。她们在等。等我们疲惫的时候……就像猫抓老鼠一样。」少年看了眼 周围的黑雾,咬咬牙。
 
  黑雾中隐约响起的笑声仿佛在劝导着他们,让他们早点放弃挣扎,投入温暖 的怀抱中。
 
  低迷的气氛在队伍中扩散,充满了蛊惑性的声音回荡在周围。
 
  「坚持住!本部已经派人来增援了!再坚持一下!」少年鸣枪大喊道,他的 喊声惊醒了一些正在慢慢被诱惑的同伴。
 
  「咻!」破空之声传来,这次所有人早有准备的跳开,妩媚妖娆的身躯再次 出现在黑雾中,将他们围在中央。
 
  「原本还想再玩玩的……多谢xiao弟弟的提醒~ 」女性轻合双掌微笑道。 
  「作为谢礼就放我们走如何?」少年一边说着,一边抽出砍刀。
 
  「那可不行呢~ 不过能在床上给你们点额外的奖励哦……」女性轻笑着朝他 冲去。
 
  「更紧我!像上次那样突围!」少年大吼着,一马当先,改造人们有序的将 拿枪械的伙伴围在中央,跟着副队长的脚步冲入了感染者们的人群。
 
  「啊啊啊啊!!!」少年挥舞着大刀疯狂的劈砍,凶猛之势将前方的感染者 逼退,她们从侧翼射出蛛丝阻挡少年们的脚步,眼疾手快的改造人掏出喷火器对 着射来的蛛丝扣下扳机。
 
  少年们组成了一个类似尖头的阵型,感染者们一时间无法阻挡。
 
  「可惜没有带上防御者啊……」站在树枝上的女性看着下面猛冲的少年们。 
  「陷阱弄好了吗?~ 」
 
  「已经好了~ 就等猎物上钩呢……」
 
  「嗯哼哼~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品尝他们的味道了……」女性轻抚嘴唇,吐 气如兰。
 
  少年们大吼着,一路披荆斩棘,视死如归的决死气势让感染者们忍不住后退, 一边朝着他们喷射蛛丝。
 
  在队伍最后的少年不断回头举起喷火器猛烧。但就在他再次按下扳机时却并 没有火焰喷出,白色的粘液精准的打在了他的身上,迅速的凝聚化为粘稠的蛛丝。 巨大的力从那边传来,少年抵抗了一下便被拉进了感染者的人堆中。
 
  感染者们的媚笑声接连响起,少年的怒吼渐渐xiao了下去,感染者们的 笑声更甚。她们再次将目标放在了眼前的队伍中,朝他们射出蛛丝。侧翼的少年 往后撤,顶替了刚刚被抓走的少年。
 
  「这样不行啊队长!」少年擦掉脸上的粉色血液大喊道。
 
  「手雷准备!」少年喊了一声,感染者们尽数后退,消失在黑雾中。他大笑 了起来,继续奔跑,没过一会儿感染者们再次将他们包围。
 
  「手雷!」少年再次喊出,队伍中央的几名少年直接掏出了高爆雷扔了出去, 一些还在犹豫贪婪的感染者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被炸成了碎片,场面一下子安静了 下来。
 
  刚刚第一声喊出后走在队伍中央的少年们拉下拉环,按住弹片,第二声时直 接将手雷扔出。
 
  队长吹了个口哨,众人大笑着加速前进,爆炸的声音顺带将位置标记出来, 如果有增援的话刚好可以定位。耳麦依旧没有反应,他们依旧处在结界的范围内。 
  周围的感染者们消失了一阵,少年们以为又到了刚刚的情况于是稍稍放满了 速度。
 
  「手雷还剩几颗?」
 
  「22颗!」
 
  「够了,足够了。」少年稍稍放下心来,从腰间拿出水壶灌了几口,众人也 拿出了水壶开始灌起水来。
 
  就当队长收起水壶时脚下突然一软。
 
  「不好!」他大叫一声却已经为时过晚。脚下的泥土塌陷了下去,众人尽数 落了下去,有的被粘在了大坑中央的蛛网上,有的因为泥土的阻挡而落入了蛛网 下的大坑中。
 
  妖异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感染者们的身影再次出现,她们站在坑道的边 缘,有的直接跳了下来。
 
  「开火!」少年的吼声响起,蛛网下响起枪声,将落下的感染者们尽数射杀。 
  在蛛网上的改造人由于蛛网的黏性而无法逃脱,被大量的蛛丝裹成了白茧。 
  「嗯哼哼~ 放弃吧……你们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女性大笑着,粉色的毒液 从边缘处落了下来,穿过蛛网的缝隙,掉在少年们的身上,有了开头更多的毒液 如同下雨般朝下滴落。
 
  在坑底的少年们喝下解毒剂,又吃了些抗毒药,但药效快速的被毒性消磨, 体内抗体与毒性交战,弄得他们浑身发软头晕眼花。
 
  「哼哼~ 你们还有多少的药够吃?~ 我们的毒液可是多的很~ 这可都是对你
 们满满的爱啊……」毒液的量又增加了,少年们已经有的开始倒下。
 
  有几个感染者再次跳了下来,稀稀拉拉的子弹几乎全部打歪了,更多的感染 者像下饺子一样跳了下去。
 
  少年喝下最后的解毒剂,拿起手枪对着感染者们点射,一些改造人们也随着 队长的枪声反击了起来。但感染者们太多了,他们很快就被人群淹没。手枪的子 弹打完了,他努力的站起身来,握紧砍刀……
 
  「嗯哼~ 大局已定~ 公主应该会嘉奖我的吧……」女性舔着嘴唇,已经开始 幻想自己将两个少年压在身下肆意汲取他们生命的美妙画面。
 
  「轰!」剧烈的响声在旁边响起,一下把感染者们震懵了。下一刻,剧痛传 来。
 
  「呃啊!~ 」女性转过头去看见的是一双深红的瞳孔,刀尖拔出插入她的心 脏中。
 
  接近四十个黑色的身影从林中钻出,爆炸声接连响起,他们钻入了感染者当 中掀起腥风血雨。
 
  「重整阵型!~ 」尖利的声音在感染者中响起,短暂的慌乱后感染者们迅速 反应过来,擒拿了两名猝不及防的少年。钻入感染者群中的少年们也迅速的聚集 到一起,再次冲了进去。
 
  又有十个少年从森林中钻出,跃下了大坑之中,三声连续的狙击枪声从森林 中响起,点杀着看上去像是领袖般的感染者。
 
  几名手持大型武器的少年冲在了前方,他们眼神冰冷,大幅度的砍击将感染 者们逼退,为身后的同伴们争取时间。
 
  「没有防御者与强猎者……撤吧……」正在几名领导人员犹豫不决时,耳中 响起了少女的声音,几人相视着点了点头,喊了一声后便带着感染者们隐去。 
  「还好啊。你们来的真及时……」被蛛丝了一半的少年有气无力的说道。 
  「啊,要不是你们扔过雷了这次肯定就没戏了。」唐刀抹掉脸上的鲜血,微 笑着伸出手将缠在少年身上的蛛丝割开。
 
  「走吧,到驻扎地再说明情况。」
 
  光明再次笼罩大地,黑色的病毒迅速消。太阳被乌云遮在身后,阴蒙蒙的天 气像是块石头般压在了所有人的心上。
 
  少年站在原本人头攒动的操场上发愣。
 
  「报告!并没有发现那些士兵们的痕迹。」
 
  「嗯……嗯。」少年点了点头,继续思索着。
 
  「怎么样了?」青年从旁边走来问道。
 
  「情况比想象中的要糟糕。」少年揉了揉眼睛,结果青年递来的咖啡,喝了 一口。
 
  「这张牌扔的真是舍得啊……」
 
  「到底是什么?」青年疑惑的问道。
 
  「能够长时间隐形的感染者,而且数量还不在少数。在此之前没有发现一例 与这种相同类型的家伙,比起她们,那些袭杀蜘蛛就像个笑话。还有那种可以制 造黑雾的东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肯定不是蜘蛛类型的感染者,更像是森林里 的大食花。」
 
  「那个病毒黑雾实在是太……变态了,光凭能够隔绝改造人的感知就足以列 入防范列表了。那个可以长时间隐形的感染者类型反而占到了次要,那种隐形还 是会被我们看见,骤雨这一次的意外是我的失误,没想到她们还有这个等级的底 牌。」
 
  「用黑雾遮蔽视野,看似是要对前哨站进攻,实则对骤雨发动攻势。在黑雾 的影响下前哨站几乎被分割成了数个xiao地区,加上没有改造人们的感知, 她们行动的如鱼得水,将所有值夜的士兵尽数掳走。」少年叹了口气。
 
  「加上xiao队的行动失败……是我太轻敌了,我愿意领军罪。」少年低 着头,认真的说道。
 
  「军法之类的事等这次的事后在处理,到时候如果你是罪加一等那就连我也 保不住你了。」青年淡淡的说道。
 
  「嗯。我会努力的……还有一件事。」少年凑到了青年耳边轻声的说道,青 年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神情严肃的离开了。
 
  「希望能比过你啊。」少年叹了口气,看向远方,临走时却又瞟了驻防地的 后方,那里同样的是一片森林。骤雨与狂风两个驻防地都身处于这个森林中,如 果她们……
 
  少年眯着眼离开了。
 
  「呜哇啊……」嘟囔的声音从床上传来,一名可爱的少女尽量蜷缩在温暖的 被褥中。将触碰到的冰冷之物踢下了床,骨头断裂的声音从床下响起,少女睁开 了困倦的双眼,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了起来。
 
  床铺的前方有一个座椅,上面绑着一个低着头的男人。
 
  「啊~ 人家才吃饱的说……真是麻烦啊……」xiao女孩苦恼的揉了揉散 乱的长发。
 
  「李营兵是吧……」甜美的声音传入耳中,男人抬起了头,疲惫的双眼对上 了银色的瞳孔。
 
  「能把我想知道的都告诉我吗?~ 李哥哥……」
 
  xiao女孩吮着手指头,甜甜的笑了起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2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5-26更新.